返回

母子柏拉图之恋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母子之间能否存在一种柏拉图之爱情吗?

即是,纯粹是精神上的彼此爱恋。

我整天心神恍惚,没法集中精神工作,就是为了这个问题。独自躲在办公室里,任何人也不见,甚至我的秘书
云妮也想不见,免得她问长问短,因为她太好事了。

云妮是我的“军师”,她是公司里最接近我的人,也是个好秘书,对上司懂得察言辨色。

假如我谈恋爱了,不能瞒过她,因为她对我生活的规律了如指掌。我一天由早到晚要做什么都要经她安排。而
她最会旁敲侧击,叫我露出端倪,我终于承认我有如恋爱中的感受。谁令我有那般感受?我没告诉她。她只知道他
是个比我年纪小的男生。

这个自我请缨的爱情顾问说:“姐弟恋嘛,不稀奇。妳看,好像廷锋和王菲不是曾经叫很多人羡慕吗?可能最
终会分手,但是过程是浪漫的,在其中就要享受无一刻。不要错过机会,把握今天。好男人差不多绝种了,而且,
像我们这般年纪……”

云妮的年纪比我小得多,何况我呢。但她说的,正是我最需要的鼓励。我有时会自问,是不是应该这样放纵自
己呢?云妮不知道她是关心还是好事,借故就提起我的“恋情”,探听我的进展,甚至会单刀直入的问:

“跟他上床没有?”

我吓了一跳,羞得脸红。这些话不可以在办公室里谈,况且,她是在估计着我在爱情路上的进展,更不适宜。
从来没从那方面想过,认为绝对不应该发生,也不可能发生。和儿子上床?那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她把指出这
个可能,把它放在我面前。任何恋情发展下去,就会朝向那个方向着想。

“云妮,我们不会上床的,只是谈得来,做个……做个朋友。性质纯粹柏拉图式。”

“我不相信。不要骗自己了。是妳对自己没信心吧。妳恐怕他会嫌弃妳年纪比他大,不敢再进一步,是吗?他
愿意和妳拍拖,就表示他不介意妳的年纪。他不介意,就会想到和你上床。如果妳愿意,妳只要暗示一下……”

“你不懂的了。我们真的不会……根本不可能。”我制止她说下去。

“不会不上床的﹗男女爱恋,情到浓时,就会爱到床上去。旁观者清,虽然没见过他,单看妳的心情,就可以
肯定说,你们之间不止于柏拉图。”

她不懂的。如果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她就不会这样说。我一再对自己说,这是不可能,不应该从那方面去说,
否则,我会害怕和他发展下去。我们虽然有点近乎在恋爱中的感觉,我也享受那种感觉,到底不是真正的恋爱。我
们母子相依为命,一起打发时光,就是那样简单。

不过,云妮提供给我的所谓“恋爱生活”的一切献议,都愿意试一试,把它应用在和儿子的生活里。肯定的是,
我们不会爱到床上去。不过,让自己的生活里添一点浪漫的气息,那又何妨!

和儿子交往之中,确实能令我重拾了自信。他对我不会吝啬溢美之辞,每一句听在我耳中都是悦耳的音符,我
开始相信自己仍具有女性的魅力,发现男人都注目在我的大腿上,儿子也不例外。

云妮半带开玩笑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她说,我之所以把全副精力放在工作上,一派女强人作风,骑到男人头
上,可能是心理的补偿……

比起云妮我的恋爱经验太少了。她是我的下属,她的生活却比我多姿多采,她可以把她的男朋友逐个数出来,
比较他们的优点和缺点,包括在床上的表现。我没有她思想那么开放,那些和谁上过床的事情,就算有,都不会向
人说的。人们以为我有很多裙下追求者,其实很少。

以我的年纪,和我一起出道的男人都结了婚。未结婚的都太不堪。成就不如我的、比我年轻的,都不敢高攀。
老实说,每当有男人向我献殷勤时,我会提高警觉,怕遇人不淑,给人骗财骗色。

谁能识透女人心?

昨夜无心睡眠,只因看见我的那个他,跑步回来,身上仅着短短的裤衩,半裸着的身体,青春鲜嫩。坚实匀称
的肌肉感,新鲜的肌肤感,让我感受到一股呼之欲出的色欲氛围。我像个疯狂的老处女初入情场,整个晚上想着他,
他和我只隔着一道墙而睡,我想过去看看他的睡姿和俊美的脸,像他儿时一样。

他是我的儿子啊!我为何会为他心动失眠?

早上,上班前,他敲我的门,对我说:

“妈咪,记得今晚我约了你。穿漂亮点啊,穿我送给你的那双高跟鞋好吗?你穿细跟绑带高跟鞋特别好看。”


“是吗?”

我就着了迷一般,花了半个小时在镜子前打扮,为那双高跟鞋找配搭。终于认为自己够好看了,开门出来,就
看见他在那里等我,对我微笑。他把我从头到脚品评了一遍。他满意了我才放心。

他说:“哗,妳愈来愈漂亮了!”

“是吗?”

“有幸能约到那么漂亮的女郎和我吃饭,羡慕死人了。”

“胡说,不要拿妈咪来开玩笑。把这些甜言蜜语省下来对年轻的女孩说吧,我不需要这些。”

“妳宁愿我对妳说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他凑近我耳边,对我悄声说:

“妳的确很迷人。妳照了半天镜子,妳不相信它吗?”然后在我脸颊轻轻的亲了一亲,我的心就开始怦然跳动,
一直跳。在办公室坐下就看手表,等下班。在办公室的时间过得很慢,没心情看文件,打进来的电话不是他的声音,
我只敷衍了事。我们已约定了,他不会打电话来。

他打电话来,是我一早告诉他会忙着,晚上会有商务应酬或开会。他会试一试,如果能中午抽到个空,陪我赶
快的吃个午餐。通常他会托速递员捎封信来。翻开他写给我一大迭的卡片和信,读了一遍又一遍。

他在一些特别的日子会挑些很精致,很有心思的卡片给我,所以在情人节收到情人卡片,我不会意外,竟也期
待。他很会写信,我也爱读他的信,简洁的言辞,承载着对我的关怀和想念。

想念,是各自上班,不能相见时就油然而生的。他出门公干,一定会有思念的卡片和信,从机场未登机前就开
始投寄,每天都送到。

他养成我每天等收信的习惯。我们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为什么要寄信?从他的办公室寄到我的办公室,其实只
是几条街之隔。有一天,他开始写信给我,写上一些心情的说话,就从没停断。当然我也回信。我写的是什么?也
是对他的想念吧。我有多想念他?我也弄不清楚。

忽然,电脑屏幕跳出他一封电邮提醒我说,亲爱的,妳忙着,但不要忘记,今晚的约会。他告诉我,等待着那
个时候的心情是如何地焦灼,希望马上就见到我。而我那里会忘记,回复他说,亲爱的,我同样地等待着,你在我
公司门前接我去……我们今晚的约会,而我也想念你……

母亲会对儿子有些什么的想念?当年他留学,我竟忙得连“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心情也没有。近来,我
却在信纸上,有说不清,说不完的思念。

手上那些信,有儿子一行一行的字迹,倾诉着细密的心情。字里行间,洋溢着一份奇特的爱意,亲密而近乎是
对我的勾引,带着强而有力的诱惑力,要我跟着它走。每天,好像上瘾一样,等待着他的信送到我桌上,心才安顿。


云妮把这些私人的信,叫做“情信”,必须经由她,从接待处送进来。

没错,像情信一样,一封比一封甜蜜。

云妮敲门要进来,我好像作贼心虚的马上把信收藏起来,不让她看见。云妮知道我有约,进来提醒我,准五时,
下班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从办公室急步走出来,云妮随后赶上来,问道:

“看见妳这一身打扮?是不是与他有约?”

“他你个头。我不告诉妳。”

她多此一问,我近来只和一人约会。从心里甜丝丝的样子早就给了她答案。其实她只是在证实她的猜想,一片
热诚地向我授以机宜。

“你们玩得开心些。今天早上看见妳的,我就有个预感,你们会有一个很特别的约会,会很浪漫。说不定他会
向妳有所表示,妳心里期待着的事可能在今晚发生。如果我是妳,我就会给他多一点鼓励,如此这般……”她在我
耳畔细细的说。我对她的好意,点一点,微笑以报。

我无法解释云妮说的话何以会令我心神如此荡漾,令我好像踏在云上飘扬。今晚只是和儿子的一个例行约会,
一个礼拜总会有两、三晚在一起在外面消磨时光。

云妮为我的“恋爱生活”的种种献计是枯燥生活的调剂,和要搞到床上去的事,风马牛不相及。她愈说愈露骨,
令我觉得过份了。但是,我就是爱听她的鬼主意,不然我也不容许我的下属那么放肆。

我喜欢她所说的那些事情给我的感觉,像有一像飞娥在我心房扑来扑去。我趁还未年老色衰,决定放开怀抱,
顺其自然,把握现在,享受人生。人生受着太多束缚了,这些日子过得很快乐,就随缘吧,何必硬是要和自己过不
去,去逃避幸福呢?

这些日子我觉得很幸福,自从我的儿子失恋之后……

他失恋成为我们的起点。他失去了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我曾认定她是我家的媳妇。他几番努力去挽回都失
败,变后消沉而自我封闭。我带他去酒吧“快乐时光”,让他喝个痛快,替他散心。我安慰他说,我的儿子没有及
不上别人的地方,年青有为,风度翩翩。

不过,缘份是上天注定,心爱的人蝉曳别枝,固然心痛,挫折是大的。我知道,因为我也曾给人抛弃过,那滋
味我是懂得的。但是世间上没有女孩子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我和他两母子都喝得醉醺醺,喝到打烊,要酒保给我们叫出租车送走。最后一轮,我们踫杯,祝愿大家以后要
对自己好一些。我并祝他,新的快来到。

之后的日子我们有很多时间在一起。他说,从前他自顾拍拖,忽略了妈咪。而且,他发现,他的妈咪外表是个
女强人,工作很忙,但其实很寂寞,需要有人陪伴和宠爱。

而我,在儿子心情失落的日子,跟他作伴,直至他有新的开始。这个权宜的安排,看来各得其所。

于是,我们两口子就常在一起,他把这些时光,戏称做“拍拖”,两个没有“拖”拍的人,“拍拍拖”解解闷
有何不可?我问他,新的来了没有?来了,要快快告诉我,我就识趣让开。

他说,有了眉目,时候还未到。有他在我身边,我佛彷也年轻了几年,他青春的气息和幽默感,把我枯燥紧张
的生活注入了生机;而他,也老成稳重了。

两母子拍拖会做些什么事?什么事也可做,下班后,放假时,一起看电影、听演唱会、上馆子、去旅行……我
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天涯海角,留下了我们的脚踪和倩影。

办公室的案头,放着一帧我们的合照。在日本上野公园樱花节时,一个不相识的游客,摆布我们,要我们贴近
一点,再亲热一点,把我们当作情侣,代我们拍的。

于是,在事业之余,我开始有私人的生活和空间了。自从我们常去的餐厅的服务员把我们误认为夫妇之后,他
就建议我们玩一个游戏,以后在那家餐厅里,冒认是夫妇。当他在服务员面前叫我做老婆时,我掩住嘴巴,笑了出
来了。

今晚,我们就是去那家餐厅。我们常去,因为是城中最好,情调和食物都合我们口味。他在我公司门前接我,
我总会比同事先一步离开,免得让他们碰见我的男朋友,就会指指点点,闲言闲语。我脚步轻盈的步出大门,他早
在等候。

他的手很自然的伸出来,让我扶着他上车。我现在才看见,他结的领带是我送给他的。毕挺的西装,上衣襟袋
里插了一条洁白的手帕,好像是赴宴会一样隆重。

在车厢里,我的坐姿把裙子拉起,露出丝袜以上的一截大腿。他很有礼貌的帮忙我拉一拉裙子,轻轻的扫过网
纹的丝袜。

我穿的这一对网纹丝袜,是我们一起逛公司时他选的。

他有耐心陪女人购物,而且极有品味,很会替女人出主意,在货架上一眼就会看到合我身材和身份的衣裙,甚
至是贴身的衣物。

渐渐,他对我的影响改变了我的衣着,由里面到外面的配搭,他都有见解。例如哪一种款式的高跟鞋最衬托我
的腿的线条,那一款胸罩会把我的健美的乳房不太张扬,等等的理论。他一句“别埋没你美腿,男人都爱看”,就
把我所有新买的裙子都短了几寸。

我们一起走路时,他的手总是扶住我的腰际、或轻放在我臀儿之上,动作优雅而有礼貌,不会教我尴尬。我们
的身体保持着微妙的空间,比一般母子小,比热恋中的情侣多一点。

我会身不由己的,勾着他的臂弯,让他带我去他愿意去的地方。我们这样的依傍,交谈,彼此发出会心的微笑,
显出一种我们之间的默契。

为什么我们喜欢在一起?因为他可以为我减压,而他可淡忘失恋之苦。他告诉我很多故事,自中学以来,他认
识的朋友,做过的事。我当时太忙于事业而忽略了他,他原来是如此这般长大了,懂得的事不比我少。

然后我们经常来这家餐厅,为了那浪漫的情调,叫我们的神经都松弛下来。整个晚上,在餐桌上,自从坐下来,
他就凝视着我,以一种特别的眼神在我身上扫射,在缠着我,引诱我。当我们眼光相触,我一闪就避过。

在公事上,我习惯注视着对方的目光,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何以我害怕他的眼睛﹗因为他眼眸里有很多话
要说。我好像已经明白,却不想听懂。

忽然,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有一只温柔的手伸过来,扬起我的脸,对我说,诗雅,妳不介意我叫你的名字
吗?我想,服务员听到我你做妈咪,我们的秘密会揭穿了。而且,我觉得,叫妳的名字,有一种亲切感,和你会更
亲近一些…

他曾在信里,称我“我亲爱的”,“我想念着的”,“我深爱着的”……把妈咪有意地,技巧地略去,已有一
段日子了。我都不自知不觉地,受落了他亲密的称呼。

但变成一个声音,呼唤我的名字,心慌乱了。无处躲藏,好像有一个防线给忽然攻破了。

他追问着,诗雅,妳听到我说吗?妳不介意吗?

我垂下头,点了点,虚应着。我的头不敢再抬起,摇动酒杯,看着红酒的旋涡里反映的烛光。

“诗雅……你在听我说吗?”我不住的听见他叫的名字。我心神不定,记不住他所说的话。

他的手再次伸过来,在桌子下,放在我的膝盖上,按着,轻轻揉,轻轻的打圈。我全身僵硬,好像给点了穴道,
一切都静止了。然后我听到他说:

“吃过饭,我们到迪斯科喝杯酒,跳跳舞好吗?”

今晚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流连,我对他说:“迪斯科太吵杂了,也不想跳舞,宁愿在家附近的海边散散步。”

“好的,如果妳不怕吹海风。”

我们回家去了,我们步入淡黄的路灯,他牵住我的手,绕过小径走到海滩。来到这个地方,我们总是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其实什么也不用说。天下的有情人有谁没听过浪涛和夜空对他们的诉说?

起初他怎么会牵住我的手的,我又怎会让他的,我记不清了。

总之,在僻静的地方,他就会牵起我的手,自然而亲切。和儿子牵着手同行共话,不存着邪念。我需要男性陪
伴的时候,那渗着汗的,温热的手,恰巧就在那里,执住我冰凉的手。我们十指紧紧扣着,就有一种能量,从我的
心手输送到他身上,医疗他失恋破碎的心。而从他灼热的手心里,我得到了凡女人都想得到的依靠。

“诗雅……诗雅……”

耳畔回响着儿子亲切的呼唤,对我的呼唤。彷佛把我沉睡多年的那个我给唤醒了。

我多年来期待着的男伴,久久未出现。不会是他,也不可能。他太年轻了,而且,还是我的儿子。但是,他常
在我左右,陪伴着我,正好填补了那个空缺。

“妳怎样了?如果,妳不愿意我叫妳的名字,认为还不是时候,我不会勉强的。”

“噢,不。我的意思是,我不介意。”

“妳知道吗?叫妳的名字是很难的。但是,我觉得,和妳在一起,就有个冲动,叫妳的名字。诗雅是个太美丽
的名字了。如果不是今晚,总有一天,我会叫妳一声诗雅。适合也好,不适合也好。”

“你喜欢叫我什么都好。我们还是谈些别的事吧。”

“为什么一定要说话?不如让我们听一听这个夜里,天和海有什么话说。”

我们坐在临海的椅子上,看海浪一波一波的涌上沙滩,又退去。

我任让自己,沉溺在这一份给人爱着,倾慕着的感觉,纵使是个不适合的对象。到了一个地步,配合着,适合
的时机和气氛,某一些更亲密的行为就会做出来,试探着渐渐变得模糊的界线,正如他叫着我的名字。又例如,母
亲与儿子之间,唇与唇的吻触,应该怎样区分?

我们绝对是情侣般的亲密,他的手搭在我圆圆的肩上,将细肩带拉下来,不住的摩挲。我只看见他嘴巴在动,
他的声音太小了,给海浪声所掩盖。他的一只手撩拨我的发际,轻抚我的脸。他的膀子环绕我的腰枝,我全身软下
来,倾倒在他怀里。

他俯下身,叫了我一声,我的诗雅,再说了一声,我爱妳,就要来吻我。

我说:“不要。”半带惊惶,错开脸。料不到儿子会说爱我,更防不着他吻我,以这我不能接受的热吻。

但是,他结果把我的脸扳过来,吻在我的嘴唇上。我推开他,但他不放开,紧紧的用他的膀臂扣住我。我明白
我为什么从早上开始心就悸动,他与我嘴唇交缠。不受我约束的手在我裙底下着陆,爱抚丝袜以上那截雪白大腿的
肉,潜近到最深之处。

我说,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们不应该。他说,很久,已有吻我的念头,我的嘴儿着他有无穷的吸引力。只是
不敢,恐怕吻我不合时宜,把美好的事情弄坏了。今晚,他觉得我们大家的心情很好,我们很接近,可以接近一点,
所以……

我说:“我很害怕,我的儿子会变成这样子。”

他说:“不要怕,都改变了。妳变成我的女朋友了。”

“不要这样可以吗?”

我指的是他的吻,和他接着而来,过份亲密的爱抚,肆无忌惮的搜索我的乳房,玩弄我的乳尖。这些,己超过
了母子亲密的限度,但是,他说:

“诗雅,太迟了,不可以了。因为咒语已破了。我叫你的名字,妳回应了。勇敢地接受我吧。妳不要害怕,我
们也不要再欺骗自己,装作好像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

“儿子啊,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叫做恋爱。我爱上了妳,爱上了很久了。”

“不可能的。”

“否认是没有用的,它发生了,发生了很久,只不过,我们没有承认它的存在。”

“但是,我是你的妈妈,怎能变做你的女朋友呢?”

“妳能,妳已经变成了我的诗雅,妳己经是了。你让我吻时,己经承认了这个事实。从妳的吻,我就感觉到,
我们确实地在恋爱了。”

他不容我说话,把我合抱在他怀里,把我的唇儿再次放在他嘴里,证明他说的恋爱。我不再挣扎,因为我找不
到拒绝给他爱我的理由。

他一开始己占领了主动权,据守了我身上各个重要的部位,以他狂热的爱抚控制着我的情绪。在裙底下,他掌
握了中央的枢纽,极尽挑逗的捻弄我的私处。

他不用证明了,我无能力制止他。

我的光景如何?内裤湿透,阴蒂发胀,乳头升起,挺立,通体发热……在一个青年男子手下,弄成这般狼狈,
让我怎生消受?

如果我现在说,我不需要他,他不相信,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诗敏,接受我,接受我的爱吧。”

他吻着我,并己潜入衣服里面,老实不客气的解开我乳罩的扣子,将我的乳房用他的手掌盖着,坚硬的乳尖抵
住他的掌手,给轻轻的搓揉着。

我的内裤连丝袜,他有办法一起扯下来。我脱了高跟鞋,抬起小腿,让他卷起我的内裤和丝袜,从我曲着的两
条腿抽出来。他放在鼻子上嗅一嗅,就放在西装的襟袋。

我的头脑空白一片,裙子下什么也没有。只有他的手指,顺捋着沾湿了的耻毛,摩擦着阴唇瓣儿,然后插进去,
寻找花蕊。我不住的战抖,像风中的树叶。

我以大腿内侧与他的手指厮磨,而无法叫停,也不愿意,因为那感觉实在太好了。如果他现在不把他的指头插
进去,我睡觉时也会,把指头插进去消解我的欲望。他不单可以用手指,身上还有另一件东西,能带给我真实的快
乐。

当他要把我的裙子翻起时,我说:“不要,不要在这里。我觉得冷。”

我的双腿好像不属于我的,随着他,一步一步走回家。大腿之间空荡荡,渴慕着有以充实它的。

他紧紧的搂着我,我偎依在他的肩膀上。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我将会和他越过樊篱,走上一条不归路。

一入家门,我们又搂搂抱抱,吻得要生要死了。我好像个傀儡,完全听由儿子指使。他爱抚我,并呼唤我的名
字,开始脱我的衣裙。我帮助他,拉下裙子的细肩带和拉链,她褫去我的衣裙和乳罩,把我纤毫毕现的摆在他面前。


如此站着让自己的儿子观赏,我为着一个可能出现的男人,保持着这身段,不知道在他眼里,是否合格。为了
遮掩满脸的羞赧,两臂交迭在胸前,我垂下头来,不敢与儿子赤露相见。

我的儿子,也完全褪去衣服,裸身和我看齐,并要我抬起眼来与他相视。他的立姿,把他禁忌的肉体和它的渴
望,毫无遮掩地裸裎。

难道我等待多年的人,就是他?

他的手轻抚我的脸,唤着我的名字,并挨近我,把我的赤裸包裹在他同样赤裸的怀里。

“诗雅,害怕什么?给我看见你的身体,有什么值得羞耻呢?我们没有需要再隐藏些什么了。”他问我。

我将头埋在他的寛敞的胸怀里,不敢抬头正视和我相裸拥抱的人,儿子变做的情人。禁忌的爱情,却逃避不了。
他的手轻轻的拍我的背脊,从颈背而下,臀儿而上,不住的爱抚,对我说:

“诗雅,你的身体很美,比我隔着衣服想象到的还要美。”

“不要说,我己经觉得很羞耻。”

“不要为你这美丽的身体羞耻。我的妈妈有这么动人的体态,我以为荣。请你相信我,交给我,我会很好的爱
你。我知道,妳是个女人,你需要有人爱你、疼你。”

听到他要我交给他时,我全身直哆嗦,双膝一软,就全身倒在他怀里。他温柔地拥着我,扶持着我,吻我。我
拒絶不了他的吻,他用吻来叫我顺从他,降服他。我应该是屈服了,因为他抱起了我,带我到他床上。他不任的安
慰我,对我说,不要害怕,又说,妳太美丽了。说着,他伏在我身上,吻遍我的全身,直至我身体的各部完全的受
到他指挥。

“诗雅,妳张开腿,让我看看妳下面的唇儿有没有像上面那般鲜艳。”

“不要。不要令我太难为情。”我把大腿合上。

“诗雅,不必再犹疑,张开腿,那里有个美丽的地方,而我们要在那里做妙的事。”

我的大腿就听命为他张开,让他翻开阴唇,在那里,他观赏,并且吻我。

我听到他的赞叹,超乎美丽的美丽,我第一次听到他对我隐密处的品鉴,他比我能靠近它,看得巨细无遗。我
相信他。并把他对我肉体的欲望,接纳到我里面。那久违了的触觉,唤起我的感官。欲望与肉体,在我们两个赤裸
相缠的身体里相遇,结合。

“噢……”那是一个舒畅的感叹。

“诗雅,我不相信,我们的身体完全的结合了。妳知道,我在妳里面,那个感觉吗?妳要信我,那是我到过的,
最香艳的地方﹗”

“坏孩子,那地方我不应该让你进去。”

“对不起,妳管不了。既来了,就赶不走我。”

“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对我起了歪念?”

“不要问。先做爱,后说话。我亲爱的,待会儿才告诉妳,好吗?”

他不回答,已开始爱抚我的乳房,并轻抽浅送了。我随着他的推动而起伏。他说得对,我也是个女人,我也值
得有人宠爱,虽然把这份爱给我的人,是我的儿子。我会接受他。他年轻,但他比别人更会讨好我。在他身下,我
取回了我应得的性爱欢愉。

今晚,两个身体搓揉合成一个,其实我们原本就是一体。他身下那一根硬梆梆的东西,把我们相连着,能给女
人所需要的幸福。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有一根这样的东西为她而用,我要把握着它,我不能没有他。

“妈咪,我知道,你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寻找的不是一夜情,而是一生一世。所以,请你答应嫁给我。”

他以手肘支着上身的重量,一边浅抽轻送,一边将我期待着的话告诉我。

我没试过做爱时会如此感动,甚至流泪。但他的话叫我鼻子一酸,哭了。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把这爱着我的人
紧紧的拥着。他看见我哭了,像哄小孩一样,哄我说:

“我已有能力供养你了。如果你能放下事业,以后和我一起生活,专心做一个女人,妳就可以享清福。不用为
生活忙,可以一起快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我哭得更厉害了,他要我怎样我都会答应他。是的,他在我里面每插一下,我的头脑就空白了一分。给他深深
浅浅的抽送了几十下,我变成了个床上的无脑袋的蠢女人,不再是个办公室女强人。我愿意为这个我恋上了的儿子,
做任何的事。

他每推一下,就提出一样要求,我都答应他,口里只能对他说是。高潮来临之际,我答应他,全都答应了。我
愿做他的女人,做她的归家媳妇,替他洗衣、煮饭,他孩子的母亲,他孩子的孩子的祖母,和他一生一世。

难忘的一个爱,我的情人把我无限柔情地拥抱着,潮红退却后,以他的爱抚和轻吻,留住余温。我有点迷糊,
像在梦中,他对我说:

“诗雅,答应了吗?”

“亲爱的,都答应。”像是呓语。

只要儿子要,我都会答应,都给他。

“那么我现在告诉妳,我是如何爱上妳。我失恋的那段日子,妳很关心我。那一天,你约我在酒吧谈心。那一
个晚上,我们都喝了一点酒,喝得很过瘾。我的头很轻,听不到妳说话。只看见妳坐沙发上,薄薄的裙裹住妳的大
腿,妳好像不知道要把妳一双腿放在那里。忽然,看见你的大腿在裙子里一闪,我的魂魄就给摄进里面去。从那个
晚上开始,我的眼睛就离不开妳美丽的大腿。整天都想着妳,一想起妳,就会勃起来。”

“你说我勾引了妳。”

“不是,是我勾引了妳。因为妳让我会对新的开始有憧憬,开始把妳当作一个追求的对象,不知不觉就爱上妳。”


“我想不到,我的儿子原来那么坏,对我一直居心不良。我一直以为我们只是……”

“我的诗雅,我的妈咪,妳每天令我为妳勃起,我有什么别的选择?我只能勇往直前的追求妳,把妳的芳心夺
过来。现在,妳逃不了,妳己经答应了,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必到海滩跑圈了,把精力省下来,和妳做爱。”


他边说话,边爱抚我,抚遍我全身,令我的乳头胀硬,敏感到不能忍受的地步。他怎可以那么快就叫我性感起
来?

他以吻触和爱语,把刚才做爱的余温,添上干柴烈火,于是给他弄得又想做爱了。直至连番的抽插和射精,把
我的私处,弄得开始不像是自己的,亢奋过度而有点麻木了。

明天,云妮看到我睡眠不足但满脸春风,必定会追问我,跟他上床了没有?我会信心十足的对他宣布:“昨晚,
我们做爱了。”她会问,觉得怎样?我会坦白的说,他很好。

那个好事的女孩,一定会追问我们在床上所做的一切细节。

我不会告诉她,教她自己去猜,和只有羡慕的份儿。

她也不会相信,第一个爱还在开始作的时候,我就决定离不开他。我们是天作之合,他是我的儿子,对他的为
人,禀性都清楚,都两相知。而他体贴着我的做爱,抽送合度,和我完全合拍,尤其是他那发乎自然的一送到底,
将世间最美妙的感觉源源送到我身体里,我就确定,他就是我爱的男人,绝不能再错过这个好男人。

想不到我的“柏拉图之恋”有这个收场。

活该。

不过,也好。

“妈咪。”

在睡梦里有人拍我的光屁股,亲吻着我的乳房和私处,硬要把我弄醒。

“你叫我吗?”

“是的,妳睡着了吗?这是我们的第一夜,可以再作一个爱吗?”

“不行了,要睡了,明天要上班。”

“只是多作一个爱。多一个……”

叫我诗雅吧,你要做爱的时候。今晚,我们做了几多个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母子柏拉图之恋

3.0分

3.0分 母子柏拉图之恋

3.0分

3.0分 母子柏拉图之恋-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母子柏拉图之恋]-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母子之恋

3.0分

3.0分 饭岛爱:柏拉图式性爱作者:饭岛爱

3.0分

3.0分 饭岛爱:柏拉图式性爱作者:饭岛爱-校园激情

3.0分

3.0分 柏芝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