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盗摄梦魇(一)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盗摄梦魇(一)

版主评語: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4/7/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SIS
字数:8740

(一)

小生参加工作已有几年,在某大型国企从事着一份无聊的文案工作,虽然工作不算累,不过青春大好的男同学坐了几年办公室,如果不努力培养一些业余爱好的话,真是很难坚持下去的,可我这爱好,说起来实在不堪,因为我这爱好就是——盗摄。而我盗摄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和我一间办公室的女同事——宁莉莉。

说起这宁莉莉,其实除了同事外,还有层别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大型国企中父一辈子一辈的现象不算鲜见,此女的老公是我家的老邻居,从小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只是比我年长3岁,算起来也认识了十几二十年,只是这哥们比较出息,脱离了咱们体系去挣大钱了,而像我这样不思进取的,只好从操了父辈的旧业,进入了这家国企,而我这哥们的父亲也通过手中的权力,将自己的儿媳妇安插了进来。

闲话说了不少,在这里我要好好介绍一下女主人公了,她和我哥们是高中同学,因此也比我大3岁,今年31,结婚5年,目前有个快三岁的小女孩,我和她之间因为长辈的关系,都是以姐弟相称,长相嘛,不客气的说,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过目难忘的那种。

我第一眼见她时,就觉得简直是周慧敏第二,大眼睛,高鼻梁,樱桃汹,笑靥如花,身材更是没的说,身高大概有1米73到75的样子,高挑挺拔,刚结婚的那两年还比较苗条,可这二三年来,大概是老公的「灌溉」得力,有横向发展的趋势,玲珑有致,丰满妖娆,雪白的脖颈下,是两颗如大蜜桃一般的硕大胸部,走动时时不时好像两只顽皮的白兔,一蹦一跳,颤巍巍,晃悠悠,勾人魂魄,夺人眼球,挺翘的臀部硕大丰满,饱满浑圆,宁莉莉的大腿略显肉感,不过正是因为大腿稍粗,才能撑起上面的肥臀,可在膝盖以下的小腿,则好像突然收缩了一般,修长笔直,虽然经常参加运动,也只稍有些肌肉而已。

这样一个尤物,自进入单位以来就频繁的得到了男性同僚们的注目礼,不过宁姐性格比较不好的方面,就是有些傲慢,对一线的小职工比较爱答不理,而对我们,则是热情有加,一副好大姐的模样。

因为外在条件出众,算得上是我们的企业之花,因此宁姐工作没多久,就被领导调为文秘,几年来领导升职的升值,出事的出事,陆陆续续也换了几茬,只是宁姐的位置稳如泰山,而小生则是因为文笔的缘故,为领导捉刀,偌大间文秘室,只有宁姐,我和另一个小妹妹在办公而已。

虽然本人也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不过却是loli型的,娇猩爱,实际上我到是更偏好高大肉感的美熟女,不过话说回来,要我真的去搞宁姐,其实我还没那胆量,因此只好把一腔淫欲化成了偷窥欲,靠伪装成钢笔的偷拍设备满足自己的嗜好。因为我们的企业是要换工作服的,即使是办公室人员也不例外。
不过总让人感觉别有用心的是,男员工的制服都是老土款的深色夹克衫和西裤,而女员工的服装都是那种女式西装加膝上包臀短裙,十足的OL风味,不由得让人怀疑老总的动机不纯,不过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让我有了大饱眼福发的机会,因为我们办公室在最顶层,更衣室却是在2楼,因此宁姐总是懒得下楼,每次都是要换衣服时把我请出办公室就完了。不过她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这小小的懒惰,却在后来害苦了自己,甚至连作为始作俑者的我都被坑害不清,不过,这些便都是后话,以后再叙。

有时候我总在想,女人在生产之后,真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呢,就拿我偷拍的裙下照片来说,生孩子前宁姐总是穿着那种将臀部与阴部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内裤,材料也大多是棉制,即使是丝制的,也是那种式样保守的不得了的款式,不要说看到阴唇阴毛一类的东西,就是阴部的形状都无法看清,颜色单调的可以,无非是白色或者粉色青色一类的淡色系,总之虽然是美人的下体,可却少了些情趣,但现在则完全不同,什么豹纹,蕾丝,镂空一应俱全,甚至好几次拍到了丁字裤,小小的内裤布条隐藏在两片雪白肥厚的臀肉中,让我不禁以为它的主人已经大胆到了敢于下中空上班了。

也正是拜这些性感内裤所赐,我才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欣赏到了那梦寐以求的神秘谷,通过那鼓鼓涨涨的内裤前端,可以毫不费力的判断出宁姐正是那种阴部肥厚多肉,性欲旺盛的女人,而有时从那半透明的裆部所显现出来的黑黝黝的小森林,更是加深了我的判断,不是有大能曾说过,女人阴毛浓密表明性欲强吗,虽然裙底风光迷人无比,但换衣秀却更让我着迷。


记得有一次,宁姐穿了一件比较紧身的黑色连身裙,自上而下脱衣服时费了不少时间,看起来颇费劲的样子,也难怪,乳房和屁股实在是有些大了,脱下紧身裙后,宁姐居然面向了我的镜头,只见高耸的巨乳上,仅挂着一条蓝色的小奶罩,这奶罩是如此之小,让我总有情趣内衣的即视感,硕大的奶子随着身体的晃动,画出了迷人的弧线,而宁姐也随便的将手托在了巨乳的下面,将两坨白嫩的乳肉抬起,若有所思的观察起来,小声嘟囔着什么,依稀听着像是在埋怨老公。
之后又转过了身去,拾起了凳子上的制服,此时在蓝色丁字裤的承托下,一个满月般的美尻便显现在镜头中,宁姐的大屁股仿佛一颗熟透了的白桃,臀肉白嫩,光洁,向上挺去,把那狭小的内裤深深的掩埋其中,在的镜头里,只能看到腰部蓝色的两条细带。没想到的是,宁姐却出乎意料的伸出了手,在自己的屁股蛋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那美尻霎时散发出了一阵迷人的臀浪,使得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淫靡的气息,就是这段视频,几乎让我打了一个星期的手枪,就是在和自己女友做爱时,满脑子幻想的也是这个画面。

⊥这样,2年多来,我不知不觉的便收藏了近7g的偷拍照片与视频,为了安全起见,我将它们存入了U盘中,平时几乎随身携带,万万不敢离身,不过百密一疏,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松懈了下来,很多次甚至只是将它放进了办公室抽屉,上面再压着两本书就完了,所谓害人终害己,我的报应很快就来到了。
那是一个中午,午休期间我和同事去活动室打台球,而宁姐和办公室另一个小姑娘开车出去购物,因为只是午休的缘故,我并没有锁办公室的门,结果下午一回来就发现不好,自己的U盘居然不见了,同时钱包也有被翻过的痕迹,不过看样子这蟊贼并不想被发现,只拿走了2百元整钞。

此时的我仿佛五雷轰顶一般,汗流浃背,脸色苍白,如果拿走U盘的是我的某位同事,如果他将我的丑事曝光,不光是失去工作这么简单,我恐怕以后都无法在亲朋邻里间做人了,整个一下午,我都处于一种极度的忐忑状态,宁姐问我怎么了,我因为心中有鬼的缘故,几乎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只是谎称身体不舒服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急忙和今晚原定值班的同事换了班,因为我知道,我们楼道的监控镜头离办公室很近,只有调调监控就能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吃完了晚饭,和保安们说好领导要查查监控,保安们很是配合,不但让我随意调取,还很知趣的留下了我一人看,果然不出所料,很快我便查到了中午偷偷溜进我办公室的家伙。

只见中午12点13分左右,一个矮小猥琐,衣着邋遢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楼道口,接着就走向了我们办公室,消失在镜头后大概有3分钟左右,便匆匆的跑开了,看到这家伙的脸,我总感觉有些面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是谁,这时我稍稍松了口气,原来此人并非是我们单位的职工,可也不完全是什么外人,因为外人是进不得这办公楼的,这小子不是别人,正是现在为我们修3号办公楼的民工中的一个,不过说他是民工,到也不全对,其实他是一个包工头的亲戚,今年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不过个子还没有城市里的12岁孩子高,现在和他的亲戚一起干,打打下手,开开叉车,有时候会来我们办公室送工地上的票据,因此算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既然已经查到了谁是小偷,我可就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开车去了园区后面的民工宿舍找那小子,心里想着对付这乡下小孩,只要搬出警察吓吓他,一定就会乖乖的交出我的东西,只要他没看过U盘里的东西,什么都好办。

没几分钟,我就来到了民工宿舍,和我们高大气派的办公楼相比,这些低劣的钢板房好像狗窝一般,进去后,一阵酸臭弥漫了在空中,我不禁捏紧了鼻子,随口向一个离我最近的民工喊道:「老韩在吗?」(老韩就是那包工头)

那民工爱答不理的回答道:「老韩啊,他出去了,你过会再找吧。」

这样更好我心想。「那他侄子在不在。」

「在,你找他?他就在最边上那单独的一栋住。」

于是我便穿过了泥泞的土路,来到了这间孤零零的钢板屋,轻轻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一个带着土腔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我推门而入,只见一个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的红裤衩,黝黑瘦小的身影趟在一张铁床上,用一双小眼上下打量着我。

⊥是这小子,虽然见过几次面,他的长相我却并不熟悉,这次借着钢板房顶昏暗的灯光,我仔细的端详着这家伙的面容,真是一个丑陋的少年,头发染成了俗气的暗黄色,还打着自来卷,半长不长,一张黝黑的面孔,下颚好像黑人般向外凸着,一张大嘴上有着一双肥厚的嘴唇,一个向上翘起的猪鼻子,鼻翼宽阔,喘着粗气,之上又是一双浑浊的三角小眼,透露出一股狡诈的寒光。

真是个令人作呕的家伙,我故意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对他说道:「你小子今天中午干了什么,不用我说吧……」

「嗯?」他摆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干了什么啊?」

「你说你做了什么,你今天中午是不是去我们办公室偷钱了,我告诉你,监控可是拍的一清二楚,你要是敢耍赖,我就叫警察!」我故意用旧能强硬的口气说道。

「这样啊,好啊你到是叫啊,我这里有样东西,不知道警察感不感兴趣呢,嘿嘿。」

听到这句话,我心头一沉,鼻子里适应了屋中酸臭的气味后,似乎同时也闻到了一股令人熟悉的腥味,一股但凡男人都会了解的,手淫之后的味道,而不远处的桌子上,则摆着一台陈旧的笔记本电脑,看来大事不妙,但此时,我却只能强装镇静,假装不解的说:「你有什么东西啊?」

听了我的话,那死小孩也不做声,只是冷笑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我U盘,对我晃了一晃。

见鬼,我在心中暗骂,急忙打算去抢,可那小鬼却好像猴子一般一跃而起,让我扑了个空,待我转过身来时,他已经一只脚跨坐在了窗外,小声的对我喊着「大哥,你最好老实点,这里全是我大叔的人,我一喊,这帮人就会揍你揍的连你妈都认不出,然后我再拿着这里的东西去见警察,让你身败名裂。」

这时,我头脑已一片混乱,只好由着他的意思来:「好吧,小弟,你下来,我们两个坐下来慢慢谈。」说完,我便站起身来,走向了门口,和他隔了了好几米,好表明自己无意硬来。

那小子看到我退后,便缩回了脚,但却还是坐在窗沿上,一脸轻蔑的微笑。
「大哥,本来我今天中午是要拿票子去你们那里签字的,不过你说巧不巧,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小弟我这几天手头不富裕,就想借几张票子花花。」

「嗯,没事,你拿就拿吧。」我硬着头皮说。

「唉,谁知道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连抽屉都锁的死死的,那两张没打开,只好从您那里借点了。」

「没事,钱没所谓,那个U盘给我好吗,有重要资料在里面。」我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句。

「嗨,大哥,这时候你还硬撑啊,这里是什么,我可都看见了,你呀,就他妈是个变态。」

当听到这句话后,我的心一阵狂跳,不禁感觉脚下一软,双膝便着了地。
「兄弟,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你把这盘还我,我定好好报答你,只要你愿意,我给你三千,不,五千怎么样……」

「有点事就想拿钱摆平,你还真是没种啊,来,别跪着,大男人多难看。」那丑恶的少年用嘲讽的口气说着。紧接着,大概有5分钟时间,他一直不断的讽刺挖苦着我,而我却只能跪在地上,羞红着脸无言以对,可没想到的是,那小子过了一会,居然扶我起来,将U盘放在了我的手中,看着满脸惊诧的我,那小子突然改换了一种体己的口气,亲热的又跟我攀谈了起来。

「说实话,老兄您贵姓,啊,姓刘,刘哥,我跟你说,你品位还真是不错,你办公室的那娘们,我早就注意到了,他妈那白白的大奶子看着就想让人抓一把看她娇滴滴的样子,以前我就想,那骚货的下面一定很肥又多水,现在看果不其然啊,嘿嘿……」望着这个跟我假亲热的小子居然说出如此和年龄不相称的猥琐话语,我不禁有些惊异,可那小子却仍然满不在乎的跟我说着。

「妈的,那个大骚包也不知道怎么长的,我就爱看她走路,晃着两个篮球奶子,把大屁股扭的像花似的,我这里的工人凡是见过她的,几乎都忘不了她,你知道他们怎么议论的吗?」

我摇了摇头,于是他便接着说道:「他们说啊,那个大个骚逼真是性感,城里女人也不知道吃什么,奶子屁股什么大到离谱,要是能和那样的女人操一次,就是死都值得,把她脱光了在趴在她身上,一边啃奶头一边操肥逼,她那逼唇子绝对是又大又厚,长满了黑毛,然后在把她的奶子系上小铃铛,一边从后面干,一边听铃铛响,然后再把鸡巴插进去让她给爷爷我打奶炮,绝对爽到不行。」
听着这一句句的污言秽语,我居然也渐渐恶有了反应,小弟弟不争气的挺立了起来,那小子看见我有了反应,又变本加厉的说了更多,便说还便撸着自己那黝黑的阳物,直到最后,随着一声粗气,白浊的精液喷射了出来,直接冲到了对面的墙上,看到这嘲,我不由得一阵恶心,而那小子则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挥手示意让我离开。

我好想得到了特赦一样,急忙抓紧了U盘,转身要走,他却叫住了我,对我说道:「哥们,今天我们就算是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还要你照顾来啊。」说完,就露出了一股恶心的微笑。而我只能点头应允,接着飞一般的跑回了自己的车。

回到值班宿舍后,一股巨大的悔恨之情涌上了心头,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无地自容,头昏脑涨,于是就取出了一箱破,一个人喝了起来,没多久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却做了一个无比淫秽的噩梦,在梦中,宁姐被一帮粗鲁的民工轮奸,浑身上下沾满了白浊的精液,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想要去帮助宁姐,却又无能无力。

当我一觉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只感觉胯下一阵温湿,自己居然因为昨天的那个梦遗精了,我多么希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是一场噩梦,不过我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到了,办公室的人陆续都来上班了,宁姐看见我憔悴的面容,不禁和我开起了玩笑:「哎呀,小刘啊,你这是怎么了,一副没睡好的样子,莫非昨天晚上背着我弟妹去干坏事了,你小心我举报哟。」

此时的我仍然不敢正眼看宁姐那美丽的面庞,只是挤出一丝丝微笑,敷衍过去,这一整天,都处于了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包工头的侄子并没有来找我的麻烦,第二天,第三天,依然如此,莫非事已至此,真的已经结束了,我不禁松了口气,不过后来证明,自己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果然,就在第四天的中午,我们几个都在办公室闲聊,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宁姐起身开门,一个鬼鬼祟祟的矮小男孩闪进了我们的房间。

是他,我心中暗暗叫苦,宁姐却一脸严肃对着她说道:「是你啊,下午一点后才办公,现在是午休时间。」那小子的个头才一米五多,还佝偻着背,站在高挑丰满的宁姐面前,就像一个小学生面对着女老师。

「啊,我不是来办事,我找我刘哥」那小子摆出一副讨好的面容,黑黑的脸膛面向了我,眼睛却仍然盯着宁姐鼓鼓涨涨的丰乳。

宁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我,我也只好点头说道:「没事,宁姐,小韩是我朋友。」

虽然从表情上来看,宁姐还是不相信,不过我既然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让那小子走了进来,可那小子却不老实,在进屋的一刹那,故意身子一歪,用肩膀在宁姐的胸前轻蹭了一下,完全不顾宁姐的怒视,大咧咧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整个中午,他不是用我的电脑上网就是在打游戏,我和他并没有怎么交流,不过一点刚到,这小子就很自觉的离开了。他前脚刚走,宁姐就问我:「你怎么和这种人还当朋友了。」

我只好回答说那几天我值班,无聊的时候去后面民工宿舍一带散步,和他聊了几次,彼此挺投机的。

「啊,这样,不过那小子给我感觉一点也不好,我还头一次见那么让我恶心的小孩,下次不要再让他来了。」

「是啊。」这时办公室的另一位小妹也开了腔:「我好几次看到他总是盯着宁姐的敏感部位看,真是变态的小鬼。」

「啊,好吧。」我苦笑着回答,「我以后尽量不让他来就是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可在想,这位大爷来不来,我可管不了啊。

果不其然,这小鬼好像报到一样,从此以后每天都来办公室,美其名曰找我玩,完全不顾宁姐的白眼,甚至有时还总是主动找宁姐搭话,而宁姐要么是不搭理他,要么即使回答了也没好气,不过那小鬼的脸皮却不是一般的厚,仍然乐此不疲。

时间一长,慢慢的宁姐似乎习惯了这小子的到来,也就没以前那么反感,只是无视他而已,我也以为他只是单纯的过过眼瘾,不过有天办公室另外的那位小妹不在时,他便很快的现出了原型。

事情是这样的,我这天正在办公,突然接到了这小鬼的电话,只好去后面的工地找他,只见他打着一个破旧的安全帽,正在摆弄一台小型叉车,看见我后,连忙示意我跟他来到了工地上一个僻静的角落。掏出了一个奇特的小药片对我说道:「弟弟我就天就有事麻烦您了,这是片强力安眠药,你帮我偷偷的放到宁莉莉的水杯里。」

「你想干什么?」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忙拒绝,可这小子却软磨硬泡,甚至威胁我,声称我拍的东西他手里都有拷贝,如果我不答应就要拿给宁莉莉看,这到真是有些吓到了我,拒绝的没有以前坚决了,而他也看出了我的动摇,又换了一种可怜的口气说:「大哥,你相信小弟我,我还是处男呢,连女人的逼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这次我保证就看看,不摸也不干,你就相信我,再说那女人又不是你老婆,你何苦为她把自己搭了进去呢。」

面对这种情况,我几乎无法拒绝,只好再三让他保证,只是看看,不许做别的事情,他满口答应下来,随后便把药片硬推入了我的手中。

回到办公室,正巧宁姐不在,我犹豫了好久,才下定了决心,将药片捣碎,放入了宁姐的那杯奶茶中,过了一会,宁姐回来了,跟我打完招呼就拿起了奶茶一饮而尽,当她喝下第一口时,我几乎克制不住想要夺下杯子的冲动,但一股自保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过了一会,我借口去趟档案室,就离开了屋子,等了大约30分钟左右,当我回到办公室时,宁姐已经斜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我轻轻的摇了摇宁姐的肩膀,并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便拨打了小鬼的电话。

刚放下电话没两分钟,那小子就满头大汗的敲起了我们办公室的大门,当他闪身进来后看见睡美人一般的宁莉莉时,眼神放射出了一阵淫邪的光芒。

一进门,他就撵我走,声称需要我帮着防风,我只好答应去隔壁的会议室上网,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他不许造次,只给他20分钟时间,他猴急的答应了下来,临走时,我怕他做什么,于是便轻轻的开启了隐藏的WiFi摄像头,因此只要拿着我的笔记本就可以实时监控办公室里的情况,要是情况有变,我也好及时制止,这也算我能为宁姐能做的一点小事了。

我前脚走出门,那小子就将门反锁起来,我急忙打开了笔记本,联通了摄像头,此时的镜头正对着沙发上的宁姐,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丝袜相得益彰,只见那小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便粗暴的撩起了宁姐的裙子,黑色的丝袜中间,是一条浅黄色的蕾丝内裤,除了裆部的一小点,前面完全处于一种真空状态,黑色的阴毛清晰可见,那小子先是将头深深的埋在宁姐的股间,然后又变态的从大腿根吻到了脚趾。

这时他的鸡巴似乎已经硬的受不了了,就掏了出来,站起身,将恶心的鸡巴放到了宁姐的性感红唇间,马眼上不断滴落的前列腺液被他用龟头涂抹在了两片薄唇之上,翻来覆去,直到他过足了瘾头,才把脏兮兮的黑手伸向了宁姐那两坨丰盈的肥乳,他小心翼翼的解开了白色衬衫的扣子,又将乳罩高高推起,只见两大坨肥美的乳肉便显露了出来,真是又白又大,又肥又嫩,而两颗小樱桃一样的乳头,则被他含如了口中。

⊥在这时,那小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部廉价的山寨机,紧接着又褪下了宁姐的黑丝和内裤,将它们拉到了膝盖的位置,使得整个乳房与阴部都无遮无拦的暴露了出来,只见宁姐的阴部肥美无比,黑森林也是黝黑发亮,之下则是如少女一般粉红色的阴唇,很难想象得到已经是一个结婚五年的女性阴部。只见那小子用手机拍了又拍,甚至用两手撑开了大阴唇去拍内部,连拍之后,估计这小子再也无法忍耐,松开了裤腰带,露出了挺立已久的阳具就想往宁姐的嫩屄里插,我见状不觉暗叫不好,急忙冲了过去敲门,压低声音喊道快点,「有人要过来办事,你快结束吧。」

此时办公室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来里面的人很慌乱,连桌子都被撞到,因为我听到了办公桌上文件散落一地的声音。又过了好一会,门才被打开,满脸愠色的小韩喘着粗气,一边系着裤带,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我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走向了沙发上的宁姐,只见这时宁姐的衣服已被草草的穿上了,我心中又是庆幸又是失望。

那个讨厌的小鬼看到我对宁姐关切的样子后,悻悻的说:「没事,你那大美人我可没动一下,怎样,我可是说话算话,可大哥可就……算了,反正以后麻烦你的时候也不会多了,哼哼……」

「你拿着那照片想干什么?」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不干什么,打手铳而已,就和你一样啦。」

听着他故意讽刺的话语,我脸上有些发热,「那你可保证不要把那种照片拿给别人看,这就当我们两个人秘密行吗?」我用近乎央求的口气和他说道。
∩那小子却仍然用一种嘲笑的表情望着我,然后明显敷衍的说:「行,你说不给别人看就不给别人看,那我走了啊,拜拜。」

望着他矮小猥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便去摇晃熟睡不醒的宁姐,废了好大力气,宁姐才睡眼惺忪的睁开了了眼。

「怎么了,小刘,我的头好晕啊」她有气无力的说。

「没事,宁姐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记得你说最近天天晚上在追韩剧,可能是疲乏劲上了吧。」

「也许吧,只是我现在好困,头也发涨。」

〈见她并没有怀疑什么,我有些放松,不过整个一下午,宁姐都没摆脱瞌睡连连的状态,连晚上回家都是我开的车送她回去的,因为宁姐的老公目前在国外培训,因此很多时候在她开不了车时我也兼任了她的司机,望着宁姐摇摇晃晃的身影消失在了小区中,我不禁在心里暗暗担心,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我的心头,却难以言表,我希望这不过是自己的多心而已。

(待续)

[本帖最后由lamour于编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minsento金币+99繼續加油!!SIS有您更美好!
minsento原创+1繼續加油!!SIS有您更美好!
minsento威望+1繼續加油!!SIS有您更美好!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盗摄梦魇(三)

3.0分

3.0分 《梦魇》

3.0分

3.0分 《梦魇》

3.0分

3.0分 地下室的梦魇

3.0分

3.0分 地下室的梦魇

3.0分

3.0分 娇妻梦魇 7-9 (整合版)

3.0分

3.0分 娇妻梦魇 1-3 (整合版)

3.0分

3.0分 罪魇 1~10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