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株林野史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株林野史


株林野史 清·不提撰人第一回梦南柯神人授法结国好陈郑联姻第二回乱伦常子蛮丧命贪好色御叔亡身第叁回吊故交闺阁间意游竹林二士争风第四回梨花园使女作媒栖凤楼佳人增美第五回陈乎国公堂戏谑仪行父潜地杀忠第六回妒夫人强逼改嫁淫娘子大战群第七回仪行父独占花林夏徵舒怒杀平国第八回巧言君饰情杜友楚庄王纳谏复陈第九回大人阴府封王夏徵舒地狱伸冤第十回死襄老黑对蒸母娶夏姬巫臣逃晋第十一回巫臣醉戏芸香姐佳人大闹牡丹亭第十二回赴私约使女偷春逢急难荷花寻主第十叁回授故主天假机缘结姊妹同享富责第十四回芸香栾府说风情佳人潜地订私约第十五回设巧计引鱼吞饵栾娇娥易内为欢第十六回晋悼公大怒奸淫浪游神法脱叁美株林野史卷之一词曰:自古青春有几,更怜国内娇姿;荒淫只怕没休时,欲海沉沦无底。共说郑家妖女,曾传陈国夏姬;嫁过叁夫生一儿,半老贪欢未已。右调·西江月第一回梦南柯神人授法结国好陈郑联姻话说春秋列国分争,恃强压弱,所以小邦依附大国不必多述。那时各国善政最少,淫风偏多。单说的郑邦穆公在位,夫人张氏生下一女,名唤素娥,百般珍爱。及长到十五岁上,身材窈窕,异样风流,蛾眉凤眼,杏脸桃腮,有骊姬息妫之容貌,兼姐己夏姬之妖淫。玉骨冰肌,挥云而揭雪;花容月貌,倾国以倾城。莲步轻移,恍如飞燕之舞;兰室静坐,疑是仙姬之居。窥见少年堪作鸳鸯之配,惜彼青春窃作鸾凤之交,只因婚姻未就,所以暂守香闺。房中有两个丫鬟,一名荷花、一名菊英。那时正当五月天气暑热,使女荷花收拾凉床玉枕,伺候到了晚间,脱了香汗衫,解去罗裙带,命菊英掩了房门,赤身露体睡在床上。叫荷花打扇,一时甚觉快乐。忽然顾,容颜非凡,花貌少有,却是孤枕独眠,不由悲凉。心中颠颠倒倒胡思乱想,合着眼朦胧睡去。忽梦见到一花园,园中百花争芳,群葩竞秀。趁着柳绿桃红,走向前去。只听得两边鸟语齐喧,步到一松林之下,见前面有亭子,逐走进亭去。见亭内有竹床一张,石案两架、石椅四把、石杭二个,大是仙家景况。又见中间挂着一张古字,远远望着,是真迹龙蛇飞舞,上写一首七言绝倒诗。素娥走近前去念道:垂阳面面草萋萋,曲掩回汀复几重;草道无情春日鸟,花前直欲作先容。素娥读罢。方欲出亭,忽见一个男子,身穿羽毛衣,手执鹅翎大扇,飘然有仙家之气象。走进亭来见了素娥,深深一揖道:“小仙久候多时了。”素娥只得还礼。那人道:“小仙久慕芳卿美容,今特来一会,幸勿见阻。”素娥笑而不答。那人手抱香肩,先亲了一个嘴,便把素娥汗衫退去,绫裤解开,抱在床上。然后自己退去衣服,搂住素娥。此时身不由己,半推半就,早己播动云情雨意,放开意马心猿,檀口香腮,似魏生之到蓝桥,柳腰摆花,心如牛郎之会织女。尖尖玉指,轻抱阮郎之腰;小小金莲,高搭宋玉之肩,如雨湿旱处情甚疑暇,似鱼入水乐何如也。素娥原是一个处女,初经破瓜,未免有些疼痛难忍的光景。那人见他如此,遂将袋中取出红药一九,叫素娥吃了。素娥吃着丸药,自觉阴中滑顺,疼痛全无。遂问那仙:“此药丸何名?”那仙道:“此名开牝丸,小仙还有一丸,名紧牝丸。吞下数粒,牝户再不宽放,终身只如女子。兑生子后叁日仍复如旧。”因又递数丸与素娥。素娥吃了,觉牝紧如初。那仙从新分开两腿,插入牝中往来抽送。只弄得素娥遍体酸麻,心花都开,其中滋味难以言传。须臾,云散雨收,二人共枕而睡。素娥想道:“我自幼以来,未知这事如此之妙,但不知仙郎姓名?”遂问道:“仙长尊姓贵名?说知奴家好图后会。”那仙道:“我姓花,名月,在终南山修炼一千五百年成仙。道号普化萁人,风流生成此事,不成阳亦不洩。我还有一术,能吸精导气,与人交媾曲尽其欢,又能采阳补阴却老还少,名素女采战之法。今也当教与芳卿。”素娥道:“快快教我。”那仙郎一一传授,毫无剩遗。正然讲话,忽见荷花菊英手拿灯笼走到亭内,叫道:“娘娘久等公主说话,公主却在此处。”素娥听见,吓了一身冷汗而醒,醒来汗如水洗。看了看荷花、菊英,俱睡着,樵楼方打四鼓。暗自道:“此事有些奇怪,每夜也有神驰之时,都不像今夜分明。”又手摸牝中,湿湿的若交媾的一般,细想采战之法都能记得,此事真大奇了。颠颠倒倒独自思想,不觉鸡声报晓,东方渐明。素娥遂披衣起来,梳洗不提。陈国有个大夫,姓夏名御叔,其父公子少西,乃是陈定公之子,少西字是子夏,故御叔以夏为字,又曰少西氏。年至二十,尚未婚娶,当时灵公平国在位,陈郑和好。逐命洩冶往聘于郑,又使大夫孔甯求好。久闻穆公有一女,年已及期,逐已拟约婚托,孔甯一并应承。及到郑国,行了聘问之礼,穆公逐命送至馆驿安歇。到了次日,见了穆公,逐将御叔求婚之事说了一遍。穆公说:“此事甚好,但小女年幼,到司马家不知能侍箕帚否?”孔甯道:“此事只求金诺,君王不必过谦。若是不好,微臣也不敢来提。”穆公道:“还须商议,大夫就馆,容日复命。”孔甯遂此别就馆。穆公回到后宫,见了夫人张氏,将孔甯约婚之事说了一遍。夫人道:“素娥年已及期,夏司马又系定公之后,此事甚妥。待奴去与女儿商酌,看他意下如何?”遂移莲步走到素娥房中,见他手拿一双小鞋,在那里刺绣。见夫人来,即忙站起来侍立于侧。夫人坐在上面向素娥说道:“陈国大夫洩冶、孔甯来聘,向咱国说,他国陈司马之官,姓夏,名御叔,年至二十,尚未婚娶,意欲求你为妻,特来与你商议。”素娥低头不语,半天答应一声道:“凭父母主张。”遂以袖掩面,装个羞惭光景。夫人坐了一回,遂出绣室,走到前厅,对穆公说道:“女儿年幼,不肯离父母,不如与孔甯说,他年纪尚幼,虽然允了,叫他多住二年来娶方妥。”穆公道:“夫人说得有礼。”遂出外厅,着人请孔大夫来。须臾,孔甯来到。未知穆公如何?听下回分解。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株林野史1-16回

3.0分

3.0分 风月野史

3.0分

3.0分 乱伦野史

3.0分

3.0分 风月野史

3.0分

3.0分 金莲野史

3.0分

3.0分 艳婚野史

3.0分

3.0分 红楼野史

3.0分

3.0分 绣榻野史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