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千古淫帝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千古淫帝


第一章父女乱伦,大宰相喜赏金丝雀大金国,统治中国北方长达120年,历十帝。当其时也,南有宋,东有高丽,西有夏,北即为金。是时,蒙古帝国尚游牧于蒙古草原,未成气候。公元1115年,太祖完颜阿骨打称帝,建立奴隶制大金帝国。公元1123年,太宗完颜吴乞买继位,2年后灭辽国,次年灭北宋。公元1135年,熙宗完颜合刺继位,采用汉官制,统一法制。金至强胜,南宋、高丽、西夏、蒙古诸部落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已成天下霸主。(呵呵,先学学历史吧,再往下可是俺胡编乱造的,上历史课的小朋友千万别照俺说的答卷纸,留级补考不关我事)完颜亮轻车简骑,单人匹马,来到秘书监萧裕萧大人的府邸,府上的门子见是完颜丞相,忙不迭地迎上来,牵马坠蹬,送他进门。萧裕的府衙,完颜亮是常来走动的,轻车熟路,也不需人带路,手执马鞭,大步走了进去。这完颜亮可是大金国当今第一权臣。其父辽王完颜宗干,是太祖完颜阿骨打长子,他是完颜宗干的次子,今年刚刚26岁。完颜亮,本名完颜迪古,后改名亮,字元功。他十八岁时,以宗室子弟的身份被封为奉国将军,赴梁王完颜宗弼军前任职。粱王升他为骠骑上将军。完颜亮此人一表人材,英俊魁梧,又善于察颜观色,不久被加封为龙虎卫上将军,累迁至尚书右丞,留守汴京,领行台尚书省事,春风得意,青云直上。这一年,是公无1148年,皇帝金熙宗一直身体病弱,上不得马,拉不得弓,自完颜阿骨打立国,做皇帝的不识字那是正常的事,做皇帝的像个书生似的手无缚鸡之力,就有失威严了。不但手下群臣暗中议论,离心离德,就是那些女真贵族们,也大多不将他放在眼里,私下因为草场牧地屡次兴兵大战,根本不把这位太祖嫡孙,当今天子放在眼里。金熙宗身子虽弱,对此可不是一无所知,忧心忡忡,却又没有精力处理。他这位堂弟完颜亮一身武艺,力大无穷,而且才华横溢,记得有一次金熙宗大会宗室亲族子弟,这位堂弟完颜亮竟一连做了两首诗,一首是:‘蛟龙潜匿隐苍波,且与蛤蟆作混和。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这首诗让汉人的秀才进士们看了,怕要笑掉大牙,虽然口气很大,左右不过一首打油诗而已。可那朝堂上的那些老臣们连斗大的字也认不了一箩筐,听他信口就可吟诗,简直比李太白还要高明,想那李白吟诗还要先喝上几口酒,那天完颜亮可是滴酒未沾呀,不禁惊为天人。金熙宗也只是识得几个粗浅的汉字而已,顶多名字写不错就是了,哪里懂得好赖,觉得这位堂弟真是朝廷的一位栋梁之材,不禁大喜,一时众人赞不绝口。完颜亮一时得意,顺口又吟了两句:‘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众人只听得喝彩如雷,直比那看戏还要热闹三分。这一句可是带了大不敬的意思了。这要在当时的南宋,必定以‘恶攻’、‘谋逆’之罪论处,就算不株连九族,也是一定要杀头的。当时朝上有些汉臣,听了这话只吓出一身冷汗,可是一见那皇帝呆瓜似的,一无所觉,当时完颜亮已兵权在握,金熙宗又喜怒无常,动辙杀人,谁敢点破?就因这两‘首诗’,金熙宗竟将完颜亮升为丞相,总揽天下军、政大权。萧裕是秘书监总管,昔年大辽国的贵族后裔。这秘书监是替皇帝草拟诏书、颁布政令的地方,位高权重,完颜亮早已将萧裕罗织为心腹。今日他来寻萧裕,自是又要寻机害人了。原来前些日子,皇室宗亲阿懒和挞懒,两人一力主张金熙宗应和南宋议和,少生战端,专心加强中央集权,取消奴隶制度,从根本上削弱了各部落贵族的权力,仿效汉人的农业制度,增强国力。其实他们所提的,正是野心勃勃的完颜亮心中所想,但是他想的不是现在,而是他篡政以后的事了,怎能容许当今皇帝也来上这幺一手?所以,他散布谣言,说这两位王爷收了南宋多少金银美女,对大金国如何不忠。那金熙宗本来身子有病,一痛起来就暴躁杀人,听说此事,立刻对这两人抄家灭族。这两位大金朝对南宋主和派的骨干,就此完蛋。本来这正合主战的太傅完颜宗本之意,只是完颜亮抄没这两位王爷家时金银珠宝大多落入了自己的腰包,更有甚者挞懒有一妾一女,样貌极美,完颜亮竟不顾辈份,将母女二人也纳入自已府中。这在大金未立国之时原是族中风俗,父死子可继承父亲的妾室,兄死弟可继承他的嫂子,挞懒与完颜亮本是远亲,原算不了什幺。但金立国之后大力推行汉族文化,这种事本已有伤风化,况且是母女共侍一夫?而且是奉旨抄没,私下蓄藏,犯了欺君之罪,太傅完颜宗本这位皇叔一怒之下奏了完颜亮一本。亏得完颜亮巧言令色,遮掩过去,心中对宗本大恨,因此来找萧裕商议除去宗本的计策。完颜宗本为人正直,手下又有大将军秉德、亲王完颜宗懿、秦王完颜宗翰等众多党羽,是完颜亮夺权的大障碍,原已有心除去,此时新仇旧恨,已是迫不及待了。完颜亮大步来到萧裕后宅,却听得一阵叫骂之声,便放轻了脚步,自回廊悄悄走到门侧,自垂帘往里面张望,却见萧裕正怒气冲冲,手中执着一条皮鞭,血淋淋的,恼怒异常。这萧裕已经有五十出头,白面微须,吊眉小眼,透着狡许之气。一个年轻轻的大姑娘双手捂脸,伏在太师椅上哀哀哭个不休,看不见相貌,只是见她扭腰坐着,俯在椅背上,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直披到腰际,小夹袄映衬得纤腰一握,她的右腿半蜷着放在椅子面上,左腿伸直了蹬在地上,这便她细软的腰肢和丰硕的圆臀显出迷人的线条。地上趴伏着一个三十六七的妇人,身段丰腴儿,粉面桃腮,虽说徐娘半老,可也风韵犹存。她的衣裳已被抽破,血迹斑斑,披头散发地也只顾嚎啕大哭。只见那萧裕手指妇人,怒声骂道:‘你这泼妇,只顾胡言,绮莲是我亲生女儿,服侍爹爹,本是常事,怎可胡乱揣测,败我门风?妒妇,再敢胡言,老子就活生生打死你。’原来,这妇人是萧裕继室萧余氏。萧裕正室早丧,只有一个女儿叫萧绮莲,生得倒是月貌花容,身段妖娆,只是已经十八岁了,还没有找婆家,当时风俗,金人成亲比汉人还要早,十一二岁就有嫁出门的,可那萧裕却也并不着急。这萧裕和女儿感情极好,每日午睡必得女儿服侍,才睡得安稳。两人关门掩户,做些什幺,别人谁敢干涉?只是这萧余氏眼见这女儿大了,却不出嫁,每日里看着碍眼,这还罢了,萧裕竟将家中帐房交由女儿打理,自已这扶正的老婆反被晾在一边,心有不甘,今日怒冲冲找上门来。不料一把推开门户,却见萧裕光着两条大腿,身上半盖着一条薄被,躺在床上,萧绮莲只穿着贴身小衣,正坐在炕边穿着鞋袜,光景是刚刚起身。萧余氏如何能忍得,少不得含沙射影,说上些刺人的话儿,萧绮莲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又在家里极为得宠,如何受得了她的冷潮热讽,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萧裕惊醒,得知原委,不由大怒,他原本也极爱这萧余氏,否则妻妾众多,怎幺会立她为正室?但心爱的女儿受辱,便把一腔柔情统统收起,穿上衣袍,拉着萧余氏的头发拖到大厅鞭笞起来。完颜亮听见他们说话,已猜到几分,不由心中暗笑。萧裕与女儿通奸的事,他也早有耳闻,不但不以为忤,反而无耻地觉得十分刺激,以自已的女儿天葵未来,韶龄太小而引以为憾。这完颜亮一世枭雄,不但对权柄野心勃勃,对女色也是迷恋已极。天下好色者众多,但多少总还有些伦常观念,这完颜亮却是视一切礼教为狗屁,只要是绝色,就想拥有之,只恨生为凡人,不能把古、今、中、外、所有美女收在房中,实是古往今来第一淫帝,当然这是后话。只是他现在虽贵为宰相,毕竟上有一个金熙帝,下有各自拥有农奴数万的各路诸侯,所以不敢表现出来,家中明着也只有三个妻妾,以示廉洁。完颜亮见是这幺一回事,呵呵笑着抬腿迈了进去,笑道:‘萧大人,好威风呀,对夫人何须下此重手?岂非辣手摧花?’萧裕见是自己极力巴结的当朝宰相,完颜王爷来了,忙扔了手中皮鞭,迎将上来,笑道:‘宰相大人到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快请进,快请进。’萧绮莲听了,也忙拭了泪起身见礼,完颜亮原是见过她的,见她一张芙蓉玉面,哭得梨花带雨,俏眼微红,樱唇一点,不由也是心中一荡,暗叹道:‘果然是绝色佳丽。’完颜亮刚刚28岁,身材伟岸,面目英俊,萧绮莲一颗芳心原也暗暗倾许,见是他来,怕他听见父亲和自己的丑事,脸上一红,忙起身见礼,然后避入后室去了,不过心中还回荡着完颜亮那健美的英姿。萧余氏被丈夫踢了一脚,也慌忙施了礼,远远地逃开了。一看室内无人,完颜亮将心中的想法和萧裕说了,萧裕老谋深算,捻着胡须思量片刻,计上心来,微微一笑道:‘王爷,此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做皇帝的最怕什幺,你就给他送个什幺,保管……’,他附耳说出自己的计策。完颜亮抚掌大喜,道:‘萧大人果然智计无双,’忽又一蹙眉,说道:‘只是……这绝妙佳人去何处寻来?’萧裕呵呵一笑,说道:‘王爷,卑职近日得了一位波斯美女,本来想献给王爷,如果王爷舍得,便转呈于他,有他相助,此计必成。’完颜亮畅笑道:‘欲图大事,有什幺舍不得,就这幺办吧。’萧裕笑道:‘如此,那就好办了。’鼓掌三声,叫道:‘把黛丽丝给我传上来。’不转倾,只见一个薄纱蒙面,身材高挑,丰腴柔婉的美人儿袅袅婷婷走了上来,一双深泓似的蓝色妙目顾盼生辉,薄纱下的瑶鼻樱唇却也隐约若见,更妙的是她的头发竟是金色的,阳光下金光灿灿。那美人走上厅中,妖娆万分地向两人施礼,口中莺声呖呖,异国腔调,说的竟是金人的语言:‘给萧大人请安,给这位大人请安。’只见这美人儿只因身段婀娜,身材比例十分匀称,所以远看尚不觉得,这一走近了来,倒觉得十分的丰腴肉感,身上丝绸缠裹着的酥胸高耸饱满,露出的一段腰肢雪肌浑圆润泽,脐眼儿周围不知扑了什幺粉末,金光闪烁,映得那小小的玲珑脐眼儿也性感无比。一双极为修长、光滑、肌肉饱满的丰润大腿上边,髋部曲线显得极为夸张硕大,可走动起来,那髋部轻轻摆动,竟是一股妖娆,直扎进男人的心脾里。从西域来的胡人,完颜亮是见过的,可大多是些男人,像这样金发碧眼、肌肤如雪的人间绝色可是从未见过,这一看便看直了双眼,心中暗暗懊悔话说得太早,这样难得的异国佳丽一生一世也难得一见,这一见,只觉得小腹里火一般热起来,恨不得一把搂在怀里亲热个够,哪还舍得送给旁人?他心里核计着,口中便吱唔起来,那萧裕看在眼里,心中暗笑,对完颜亮道:‘这胡女远自大食国来,她幼年时随父亲至宋国经商,不料一场黄沙葬送了驼队,便流落在中土,这女子叫黛丽丝,后来落入风尘,是我无意中听说勾栏院中有一个叫金丝雀的,是个人间绝色,便探访得来。’他说到这里,附在完颜亮耳边轻笑道:‘这女子是异国美人,风情与我国女子大不相同,又在勾栏之中学了一身的本事,什幺月下吹箫、后庭插箭、鱼吻、蝉伏,简直手段高超,王爷若是喜欢,今儿便领回府上,明日再送去给他,若是不舍得便多留三五日,再送去也不迟。’完颜亮听了,已是情难自禁,恨不得立时便上马驰骋一番,连忙点头称是,萧裕见他已是魂不守舍,再多留片刻也难受得很,忙会意一笑,叫人打了一乘小轿,载了这波斯美人随在完颜亮马后回府。那黛丽丝一直干得迎来送往的生意,如何看不出完颜亮的急色。但是她被萧裕从勾栏院中赎身,已经知道这萧裕是个极大的官,比她原来国家的执政官还要有权势,见他竟向这年轻英俊、勇武健壮的男子一直陪着笑脸,晓得此人定是个极有身份的人物,心中欢喜无限,一双妩媚的大眼盈盈一闪,送过去一个妖冶的眼神,逗得完颜亮心花怒放,带着她急急去了。萧裕目送二人离去,神色间也大是不舍。可是这是做奴才的悲哀,要变着法儿的讨主子的欢心,获取更大的好处,有时不得不做出些牺牲。他闷闷不乐地回到房中,萧绮莲正坐在枕边,见他回来,起身一笑道:‘阿爹,王爷走了?’萧裕捻着胡须,略点了点头,叹道:‘是啊,这波斯国的金丝雀,我原还想多留些日子,如今为了向完颜亮表示忠心,不得不献给他了。’萧绮莲酸酸地哼了一声,道:‘阿爹,那洋女人有什幺好的?人高马大的,不就长了个能占半铺炕的大白屁股吗,一身的骚味!’萧绮瞄了她的屁股一眼,呵呵笑道:‘乖女儿,洋马有洋马的好处,至少玩后庭花的时候她可从来没有叫过痛。’萧绮莲羞得粉面通红,嘤咛了一声,扑进了爹爹的怀抱,粉颊摩挲着他的胸膛,匿声道:‘阿爹欺负人家,人家叫痛,还不是想让爹玩得更开心些?好呀,你现在倒怪起人家来了,哼,真没良心。’萧裕把手探进女儿的怀里,抚摸着一对饱满、酥嫩的玉乳,呵呵笑道:‘小宝贝,爹爹这不是逗你玩的嘛,怎幺,真吃起醋来了?’萧绮莲吃吃笑着,秋波中荡漾着淫荡的春意,小手伸到父亲跨下,捏住了他的阳具,满脸媚态道:‘阿爹若还有气力,不妨玩玩自家的胭脂马,看我这次还叫不叫痛?’萧裕的欲火又被她撩拨起来,想想下午朝中也没什幺要紧处理的事,便一把抱起了绮莲的身子,轻轻放在炕上,萧绮莲满脸潮红,媚眼如丝,一口雪白的贝齿轻咬着樱唇,睨睇着父亲,任由他把自已刚刚穿好的衣衫除了下来,一丝不挂的玉体横陈在榻上。萧裕被女儿年轻、柔软的胴体搔起了欲火,喘息着去除衣衫,萧绮莲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玉体轻颤,呻吟道:‘阿爹,先插了门吧,别再有人进来。’萧裕狞笑一声,道:‘嘿,借他个胆子!我倒要看还有哪个敢坏我的好事,哼!’,说着萧裕已脱得赤条条的腾身上了床,别看他样貌文弱,但大金以武立国,人人尚武,身子倒也强健的很。黑红的一根鸡巴,好像出洞的毒蛇般,狞眉立目。同他黑瘦的身子比起来,萧绮莲的玉体可就好看多啦,她的皮肤是那种细腻的乳白色,窗外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棂纸下照射在她的身上,散发着一层柔和的光晕。她的皮肤肩膀瘦削,胸部也不肥硕但很尖挺,腿细,臀部丰满浑圆,和大腿的比例搭配得很好,使她全身上下显现出一种诱人的魅力。她的皮肤健康光泽,摸在手上有种如同摸到丝绒的感觉。萧裕看着女儿娇美的玉体叹息道:‘小莲,你的身体真是美艳绝伦呀,咱们萧家几百年来,都是男人英雄,女人美貌,可是最辉煌的时候,还是大辽国萧太后秉政之时,何时你也能攀上高枝儿,再耀我萧氏门庭啊!’萧绮莲撒娇地揽住爹爹的腰干,柔声道:‘不,女儿谁也不嫁,女儿舍不得阿爹。’心中却不由浮现出完颜亮那健硕、高大的身影。萧裕嘿嘿一笑,道:‘阿爹已经多留了你好些年了,也不能再拖下去了,等过些天……,嗯……好女儿,含紧些……’原来萧绮莲已经挽起一头漆黑如墨、清亮如油的青丝,低下螓首,将父亲黑红坚挺的阳具含进了自已的樱桃小嘴。萧裕靠在锦背上,张开一双大腿,望着女儿花朵般的俏脸在胯下起伏,红润的小嘴间自己粗黑发亮的大鸡巴面目狰狞,不由心满意足,盯着女儿丰隆如丘的宛宛香臀,色眯眯地笑道:‘莲儿的后庭真是美艳无比,爹爹可是百看不厌,如果有一天嫁了人,别忘了时时回来让爹爹再品尝一下,也就够了。’萧绮莲握住父亲火热的阳具,抬起黛眉挑逗地一笑,说:‘只怕阿爹那时又有了什幺银丝雀,铜丝雀的,早忘了女儿了。’萧裕笑道:‘不会,不会,爹爹家里只有这幺一匹胭脂马,怎幺会骑马找马呢?’萧绮莲一边用纤纤玉指攥住了父亲的阳具套弄着,一边笑道:‘还说呢,人家那时才多大呀,看阿爹午睡,天气燥热,好心来替你打扇子,怎晓得你竟连亲生女儿都奸了。’萧裕呵呵笑道:‘看你当时哭得伤心,现在还不是哪天不让爹操几下就痒得难受?’,他拉着女儿的玉臂道:‘好女儿,别舔了,快转过身子,让爹爹好好玩玩你的美妙后庭。’萧绮莲听话地爬起身子,撅起白晃晃的少女雪臀,把丰圆玉润的美臀冲着父亲,回眸一笑道:‘阿爹,来吧,看看女儿的后庭比那金丝雀、波斯猫如何?’萧裕挺起身子,抱住女儿白如堆雪的香臀,将坚挺黑红的阳具对住女儿臀部中间紧缩的菊涡,慢慢地插了进去。萧绮莲弓起了光滑雪白的后背,袅娜的柳腰轻柔地扭动着,适应着异物插入后窍的感觉。绮莲嘤咛着,俏脸上一片令人销魂的媚红,丰满的大屁股待父亲的鸡巴整根插到了底,又放荡地扭了几下,媚眼如丝地轻吟着:‘呀……,阿爹,人家以前还没什幺感觉,现在越来越觉得插在后面又麻又痒,不狠狠捅几下就难过……,喔……女儿是不是好淫荡?’萧裕呵呵地笑道:‘乖女儿,爹爹在那话儿上涂了“颤声娇”,这是一种春药,涂在后面效果也是一样的,能令女人酥痒无比,恨不得男人操得越凶越好,怎幺样,是不是越使劲捅越舒服?’萧绮莲抬了抬迷人的丰臀,让父亲插在自己紧缩的屁眼中的阳具使劲摩擦了几下自已谷道里酥痒的肌肉,颤声道:‘啊……,坏阿爹,上回你用了什幺“淫羊藿”,干得人家的小穴痛了好几天,这回又用什幺“颤声娇”,是不是想玩死女儿呀?’萧裕的阳具插在女儿销魂的后庭中,只觉得依然紧缩无比,润滑如油,忍不住赞道:‘乖女儿,爹爹干了那幺多女人,还是女儿的后庭最是紧缩有力,好过瘾啊,来,你趴好了,爹爹大展身手,叫你好好来一次“颤声娇”,呵呵呵~~~~’说着萧裕扶住女儿纤柔的腰肢,臀部挺耸起来,黑中带红的阳具在女儿的屁眼里‘扑哧扑哧’地插弄起来。萧绮莲半眯着媚眼,银牙紧咬,屁眼紧紧裹住了父亲的阳具。只觉得那火热坚挺的异物在自已的肛门深处不断地抽插顶弄,酥麻无比,雪白的圆臀不由自主地迎合挺凑着,忍不住颤声娇吟起来:‘喔……,好痒呀,阿爹再快些,嗯……嗯……,对,使劲顶……用力……,好舒服……呀……’两父女在屋里忘情淫乱,仆役们纵然听见,只有躲得远远的,谁敢吱声儿?再说完颜亮,初次得到异国美女,心中兴奋异常,他王府后院小楼中乃是他藏娇之地,为了遮人耳目,钟意的女子都藏在这后花园中,着家奴看守,不许人妄入。挞赖王爷的小妾和女儿便是藏在这里,那王爷的小妾和挞赖年岁差了三十多,今年才二十七岁,原也没什幺感情,被完颜亮弄到府中奸淫了几次,久旷的身子被引发了春情,竟是心甘情愿受他玩弄。挞赖的美貌女儿今年方十三岁,便是那小妾所生的,倒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孩,只是一个弱女子,又有何力量反抗?加上母亲总是劝她,若是被抄家送入朝廷,必被发配给女真的贵族为奴,所受的欺辱更甚于此,不如听天由命。思来想去,倒也不假,便也认了命。这母女二人是新来的美人,又是亲生母女,玩起来别具趣味,结果母女俩一个叉开粉腿被玉杵日日捣弄,一个撅起圆臀被鸡巴夜夜奸淫,纲常伦理,全然置之不理了。此刻完颜亮回到府中,心中既急于扳倒完颜宗本,又不舍得将到嘴的肥肉拱手让人,核计着怎地也要先玩个痛快,所以见了那母女两个美人,也顾不得理会了,急急冲进小楼,牵着黛丽丝的玉手,欲火高炽地道:‘美人,快来,好好陪陪本王。’黛丽丝本见他一表人材,料也是个风流种子,万想不到竟是如此急色,想那萧裕把自己带回府中,还先让自已跳了段波斯艳舞,又饮酒调情一番,这位风流王爷却是如此不解风情,又是好笑,又不免为自已的美貌得意。她哪知道完颜亮心中想的是先操个够本,然后就把她当礼物送人?当下嫣然一笑,除下面纱,只见她肤如凝脂,鼻梁高挑,小嘴含羞,蓝色的大眼睛带着不可方物的美艳,果然是个绝色尤物。虽见完颜亮毫无前戏,急不可耐,自已勾引男人的手段不能一一施展,这黛丽丝还是尽展风骚,款款脱衣,姿势也是妙不可言。这黛丽丝褪净衣裳,修长婀娜的玉体横陈在榻上,一手支着螓首妩媚地望着完颜亮。完颜亮不禁被她的美色惊呆了。只见黛丽丝浑身雪白的肌肤,又稍稍透着些红润,竟似晶莹剔透一般。桃花一样妖娆艳丽的脸上全是娇柔的笑意,一双睫毛翦翦的桃花眼,水汪汪地闪着秋波,蓝色的眸子能勾魂摄魄似地瞅着他,让他七魂丢了六魄。那曼妙修长、曲线流畅的胴体简直像是美玉雕成。那确实无疑是一具玉雕在那里,造型优美而生动,冰清玉洁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的白嫩的脖子,优雅而圆润。两节鲜藕似的玉臂,一只手臂抬起支住娇俏的下巴,腋下露出金色的腋毛。她雪沃沃的胸脯上奇峰突起,旋起两座雪白坚挺的乳峰,光滑莹洁,像羊脂美玉一般,乳峰完美地收缩至尖端,呈现出淡红色的乳晕,乳晕上结着两粒鲜红的果实,艳丽无比。身体圆润的曲线从两座山峰间流过,流过圆润光泽的平坦小腹,平坦渐渐收缩并柔软地砍削成纤细而富有弹性的腰肢,玉一样细腻而富有质感。优美的线条从纤细的腰肢再向下流动到腹部的尽头,像是突然遇到了什幺障碍,水一样流畅的线条奋力攀越并从两侧绕过,包抄出与纤腰相比巨大而丰满的臀部。同她那修长高挑的身材相比,丰满的圆臀似乎并不太硕大,可是这一躺在那里,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竟是见惯美女的完颜亮所从未见过的。玉腿的上端便是那丰盈的臀部,那臀肉是雪白的,散发着玉一般的光泽。完颜亮这才发现原来这些胡人同中原人不同的是他们的皮肤竟是雪白的,绝无一点杂色,难得的是这样雪白圆润的臀部,皮肤却光滑而润泽,臀肉肥嘟嘟的,粉嫩嫩的,好像那不是被人坐在下面的屁股,而是日日以酥油、牛乳培护保养出的明珠。这明珠却又不是一个浑圆的整体,好像被莫名之物从中间犁出一道鸿沟,犁出了两个半球。这两个半球的正面,却是一个金色阴毛掩映着的红嫩隐密峡谷,那金色的毛发使她的蜜处没有一丝肮脏的感觉。金毛下异常丰腴红嫩的两片阴唇让人可以立即意会到被它夹紧的舒适感觉。完颜亮这位花丛中的老手也不禁惊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竟不知从何处下手了。黛丽丝见了他这副模样,不由莞尔一笑,轻盈地起身,姿势曼妙、蹁跹旖逦地飘到他的身前,微笑地替他除去衣裤,只见那胯下一根巨物已是昂首挺胸,等待检阅了。黛丽丝见此光景心中又惊又喜,原来她胡人骨格比金人宽大,骨盆宽,阴道长,普通的阳物挺进她的嫩穴,难及深处,总有隔靴搔痒之憾,现在见到完颜亮如此硕大挺拔的阳物,黛丽丝的心中也是狂喜不已。所以她用玉手套弄几下,便张开美丽的小嘴含了进去,如此硕大的阳具含在口中,黛丽丝的香舌仍可以做高难度的卷曲和缠绕,并不时地将粗长的阴茎直含到根部,如此深喉绝技也是我华人女子十有八九难以做到的。完颜亮只觉得全身上下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酥痒难当,那粗胀的阳具插在这金发女郎口中,润滑已极,顶到尽头直入喉中,真是又紧又热,酣畅淋漓。黛丽丝施展口交绝技,‘滋滋’套弄起来,那种干脆俐落的动作让完颜亮飘飘欲仙,他双手扶住了金发美人的头,屁股放胆向前猛冲,把美人的小嘴当成了嫩穴,狂插狠捅,不多时,只觉一个机灵,精液尽然狂泄。完颜亮低头看见黛丽丝春花般娇媚的俏脸,忽生一计,猛地抽出阳具,阳精就扑扑地射在黛丽丝的脸上。黛丽丝也未曾试过让人把精液射在自已脸上,此刻滚烫的阳烫射在脸上竟也有种新奇的感觉,便满脸含笑,张开小嘴,迎接那一股股的精液射入。完颜亮见到一团团浊浓的阳精射在如此佳人脸上,嘴上,眉毛上,缓缓淌下来,快感万分,心中的满足感也达到了极盛的境界。从此他竟爱上了把精液射在心爱的美女脸上的感觉。(《金史》中对他这种习惯视为异端,多有诟词,以笔者看来,这是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次颜射,也就是说:颜射,是中国人发明的,足以引为自豪矣!哈哈,读者诸君,以为然否?来,请为我们的又一发明浮一大白,干杯。)完颜亮不单单好色,而且性能力也是极强,只是初识异国佳丽,那容貌、神情、一鼙一笑,都与中土女人大不相同,简直是千年的狐精下凡一般,随意挥洒动作,尽是妖媚之气,竟然在她脸上射了。黛丽丝看他泄了,心中更喜,这样一会儿交合起来岂不更是长久?拿了丝巾拭净面庞,总觉仍有些粘腻,便去金盆里净了面,回过头来,见完颜亮赤着古铜色的健美肌肤,躺在床上,正淫笑着望着自已,这美人倒也还有几分羞意。她一双悠长的美腿轻盈地走动着,有意轻轻扭动胯部,把那丰满肥硕的雪嫩玉臀摇得令人眼花缭乱,轻轻爬到炕上,在完颜亮的俊脸上轻轻一吻,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已柔软耸挺的豪乳上,媚笑着道:‘王爷的宝贝真是巨大,黛丽丝好喜欢王爷。’完颜亮示意她转身成69式躺下,一边在她粉嫩圆滑的大屁股上不住地抚弄着,一边笑道:‘既然喜欢,再给爷好好品一会儿。’黛丽丝见那粗大的阳物软软在垂在完颜亮胯下,一头金发随意向颈侧一挽,笑盈盈地俯下头,娇艳如花的俏脸就趴在他双腿之间,艳丽肉感的嘴唇轻轻叼起他的肉棒,竟然不用手去抚,只以十根葱白儿似的纤秀手指轻轻搔弄完颜亮的阴袋,一边用嘴唇抿住阴茎,一边轻轻探出舌尖青蛇吐信儿似的舔着他的马眼。完颜亮的鸡巴在她高超的技巧中倏然挺起,更形庞大,让这淫娃儿不由得心喜若狂。黛丽丝一双修长的大腿由于身为舞妓,经常暴露在外,晒成了麦芽色,那结实、圆润的一双大腿因而显得更形润泽,象牙般莹丽,完颜亮抱着黛丽丝白嫩香嫩的美臀爱不释手地揉搓舔吮了一阵,才依依不舍地将视线转移到她丰满的大腿上。可是那大腿虽然丰满销魂,这眼神儿一盯上她那丰腴红嫩的蜜处,可就再也挪不开窝了。那金色的阴毛使完颜亮把那不知多少寻芳客已经进出过的小穴当成了人间异宝,暗暗赞叹不已,心中想道:‘若有朝一日,大权在握,一定要想办法玩尽天下美女,尤其是异国风味的,不品尝一番岂不枉来世上一遭?’他贪婪地看着美人那两片显得十分丰润的阴唇,轻轻地分开了些,露出里面粉露露的嫩肉,里面还有些晶莹的汁液。完颜亮心想:‘不知这异国美人的小穴是什幺味道?’心中这样想着,便不觉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黛丽丝嫩穴上肥腴的阴唇,只觉得舌头舔上去柔滑软腻,却也没有什幺特别的味道,轻轻顶开阴唇,在她阴沟骊珠上挑动了几下,逗得黛丽丝春色上脸,丰臀款摆,口中发出娇媚的呻吟。完颜亮品尝了这金发碧眼的美女小穴,觉得淫水淡淡的腥味中带着些碱,并无特殊之处,本待住口,可是面前一双粉嫩丰腴的大腿被他舔弄得嫩肉微微地颤悠悠的抖着,曲线优美性感的髋部轻轻扭动着向他发出邀请的肢体语言,是那幺动人,一时情动,双手抱住她丰硕肥腴的美臀,张开大嘴狂吻起来。完颜亮的舌头有力地挑弄着黛丽丝水蜜桃儿似的丰腴美穴,使黛丽丝的蜜处越发酥痒起来,黛丽丝将完颜亮的肉棒服侍得得志意满、精神焕发,这才向旁稍稍挪动了一下,向完颜亮娇声问道:‘王爷,黛丽丝已经准备好了,不知王爷想要怎幺玩呢,我一定尽心竭力,让王爷满意。’完颜亮已听萧裕提过这黛丽丝天生尤物,床技高超,忍不住淫笑道:‘我的美人儿,今天本王要试试你所有的花招,来来来,本王爱极了你的屁股,到炕边来,本王要一边操你的小穴,一边玩你的屁股。’黛丽丝听了嫣然一笑,将娇躯挪至炕边,侧身躺卧着,一双丰腴的大腿并紧了蜷起来,把个白莹莹一轮圆月,粉嘟嘟玉琢的磨盘冲着完颜亮的鸡巴,丰腴的美臀中间,仍可看到那粉嫩的阴唇,含羞带露,紧紧闭合着。完颜亮看得直是销魂,忙在黛丽丝胯下又垫了个枕头,让她丰满的屁股中心正对着自已的肉棒,然后钻探原油似的把个直棱棱的阳具塞进那丰盈柔嫩、火热动人的金毛嫩穴里,龟头上一股滑腻,酥麻的感觉登时传遍全身。把个完颜亮喜得心花怒放,双股抵着她丰腴而富有弹性的臀肉,一手按着大腿,一手把玩着那天上蟠桃园九万三千年也结不出一颗的肥美的蜜桃儿,‘扑哧扑哧’抽送起来……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千古淫帝海陵王1-6作者萧十一狼

3.0分

3.0分 【古今旗谈】第三部 千古一帝 作者:anuebot

3.0分

3.0分 废帝淫史

3.0分

3.0分 古剑淫谭

3.0分

3.0分 淫帝家族1-10

3.0分

3.0分 【淫男女性帝国】

3.0分

3.0分 古代淫诗四首

3.0分

3.0分 淫帝家族1-5(淫道奇书)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