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贾宝玉行孝姨舅娘[全]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贾宝玉行孝姨舅娘[全]


话说《红楼梦》乃芹溪居士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心血之作。据后世红学家评点,实乃悲天悯人之作,可谓“有情皆孽,无人不冤”。却有轶事一则,几近荒唐,无据可考。看官权当笑话,不可切信。一且说贾母这日庆生,内院搭了家常小巧戏台,定了一班新出的小戏,昆弋两腔俱有。就在贾母上房摆了几席家宴酒席,并无一个外客。贾母一发喜乐,便命速作一架小巧精致围屏灯来,设于堂屋,命他姊妹们各自暗暗的做了,写出来粘在屏上;然后预备下香茶细果以及各色玩物,为猜着之贺。上面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宝玉一席;宝钗、黛玉、湘云、李纨又一席,赵姨娘、贾环、迎春、探春、惜春等人又一席,俱在下面。满园子珠围翠绕、花枝招展的,底下婆子、丫鬟满满的站了一地。只见一个婆子走来,请问贾母说:“姑娘们都到了,请示下:就演罢,还是再等一会儿呢?”贾母忙笑道:“可是倒忘了,就叫他们演罢。”那婆子答应去了。不一时,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须臾乐止,贾母便命:“将戏暂歇,小孩子们可怜见的,也给他们些滚汤热菜的吃了再唱。”又命将各样果子等物拿些给他们吃。一时歇了戏,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儿进来,放了两张杌子在那一边,贾母命他们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儿进来,放了两张杌子在那一边,贾母命他们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贾母便问二人:“听什幺书?”她二人都回说:“不拘什幺都好。”贾母便问:“近来可又添些什幺新书?”两个女先回说:“倒有一段新书,是残唐五代的故事。”贾母问是何名,女先儿回说:“这叫做《凤求鸾》。”贾母道:“这个名字倒好,不知因什幺起的?你先说大概,若好再说。”女先儿道:“这书上乃是说残唐之时,那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名唤曾政,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曾宝玉。”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不重了我家宝玉了!”媳妇忙上去推她说:“是宝二爷的名字,少混说。”贾母道:“你只管说罢。”女先儿忙笑着站起来说:“我们该死了!不知是二爷的讳。”凤姐儿笑道:“怕什幺!你说罢。重名重姓的多着呢。”女先儿又说道:“那年曾老爷打发了曾公子上京赶考,那日遇了大雨,到了一个庄子上避雨。谁知这庄上也有位乡绅,姓林,与曾老爷是世交,便留下这公子住在书房里。这李乡绅膝下无儿,只有一位千金小姐。这小姐芳名叫做玉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贾母忙道:“怪道叫做《凤求鸾》。不用说了,我已经猜着了:自然是曾宝玉要求这玉钗小姐为妻了。”女先儿笑道:“老祖宗原来听过这回书?”众人都道:“老太太什幺没听见过!就是没听见,也猜着了。”贾母笑道:“这些书就是一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开口都是这小姐是绝代佳人,只见了一个清俊男人,不管是亲是友,想起他的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哪一点儿像个佳人?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的小姐,自然奶妈子、丫头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幺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头知道?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一时举座生欢,却唯有赵姨娘一人不忿。原来赵姨娘是贾政的偏房,探春的生母。一举目,见宝玉立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又得贾母万般怜爱、如众星捧月;再看自己儿子贾环人物委琐,举止粗糙,更被众人弃如蔽履、无人理睬,越发生妒,便添了持戈试马、寻隙犯边之意。私中暗忖,在座姑娘鲜艳妩媚莫若宝钗,袅娜风流莫过黛玉,便心生一计,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罢。这一回就叫做《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不说戏里的曾宝玉,竟说自家的贾宝玉如何?”因笑问道:“这书上说曾宝玉要求这玉钗为妻。都道我们的宝二爷聪明灵慧,慧眼能识天下女子,就不知在二爷眼里,是在座的宝姑娘好些,还是林姑娘好些?”赵姨娘这一出兵放马,众人俱望向贾宝玉。宝玉更是晕红了脸,惊得心里突突直跳,低了头,也不敢拿眼看宝黛两姊妹。那宝玉被警幻称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平日也狎昵于闺阁,被赵姨娘冒然一问,大庭广众之下,却不敢造次。心想,林妹妹是体态风流、美若西子,宝姐姐却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两姝均是天姿国色,如何比选。虽说平日与林妹妹,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止同息,似漆如胶,亲密友爱较别人不同,但冒然承认,林妹妹必定生气。还有那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岂可点破。一时间,竟是难以作答。只好含糊应道:“贾府上下,谁不知道宝姐姐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林妹妹是世外仙诛寂寞林。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宝姐姐、林妹妹都是仙女下凡。女儿若是水做的骨肉,我便是那须眉浊物。”老太君及婆子、丫鬟们听了,禁不住都笑将起来。连宝黛两姊妹都笑岔了气。唯独赵姨娘冷笑道:“想不到,宝二爷竟是个和稀泥的主,说话藏头露尾的,两个都不得罪。”宝玉不敢还一言,索性忍了这口气。探春乃有心的人,想赵姨娘是亲身母亲,平时知她多受委屈,如何敢辩。薛姨妈现是贾府客人,自然也不好辩,宝钗也不便为自己辩,李纨、黛玉一发不敢辩。凤姐素日威重令行,却看不贯赵姨娘这般无事生非、混打混闹,又有几分替宝玉打抱不平,便想来个引渠入水、叉开话题,便道:“你既不满意,不若直接便问宝二爷,是赵姨娘好呢,还是薛姨妈好呢?”宝玉只得低声道:“我只知薛姨妈东府里做的那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还好些,赵姨娘屋里的酸梅汤却也好喝!其它的,却不知晓。”说毕,众人都不觉失声笑起来。薛姨妈喜的笑道:“好个灵透孩子,你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别太逗人笑得肠子疼!”凤姐因笑道:“想必是宝二爷尝过了赵姨娘亲身拌的酸梅汤,难得有庶母这般疼嫡子哩!”却话里有话。未说完,众人俱笑伏于地。连两个女先儿也笑个不住,都说:“奶奶好刚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都没了。”薛姨妈等用绢子握着嘴,笑的前仰后合,指她说道:“这个东西真会数贫嘴!”倒是老太君解劝道:“真真这凤丫头,越发炼贫了,尖嘴利舌的,不肯让人!你们都别惹她呢!”赵姨娘明知凤姐戏谑,又羞又急,只得忍气吞声。王夫人见状,忙撇开道:“赶明个闲空,就叫宝玉将东府的莲蓬儿汤送到赵姨娘屋里,却将赵姨娘屋里的酸梅汤送到东府去便是!也算他做小辈的,给二位姨舅娘尽点孝心。”原来,王夫人素与赵姨娘不睦,今日老太君喜庆,却想给她一个台面下。说话间,已经撤去残席,内外另设各种精致小菜。大家随意吃了些,用过漱口茶方散。不再话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贾宝玉现代穿越记

3.0分

3.0分 贾宝玉的幸福生活宝钗篇

3.0分

3.0分 贾宝玉的幸福生活之番外篇(贾家村纪事)

3.0分

3.0分 贾宝玉的幸福生活之元春篇

3.0分

3.0分 金陵十二钗之李纨三难贾宝玉

3.0分

3.0分 舅妈玉婷的宽容与爱

3.0分

3.0分 舅妈玉婷的宽容与爱

3.0分

3.0分 我的舅丈母娘续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