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逐浪行[完]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逐浪行[完]


(一)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城。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腥。时靸双鸳响,廊叶秋声。宫里吴天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醒。问苍波无语,华发奈山青。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这一首《八声甘洲》,乃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词句。此时却在一座雕栏庭院中,楼台前,由一名锦衣公子口中念来,声音激昂飞跃,尤其是那一句「宫里吴王沉醉……」,到最后词已念毕,不由长叹一声,余韵不绝。此所庭院雕栏玉砌,清雅别致。园圃中腊梅绽放,清香扑鼻。锦衣公子头发束成高冠,眼目清秀,眉飞入鬓,身材瘦削,放眼看去,不愧为一翩翩佳公子,却不知为何愁眉不展。「公子。」一个声音从内院传来,锦衣公子回转头去,只见一名白发老仆走来。此名老仆虽然满头白发,却怎幺也看不出半点老态龙钟的样子,反而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走起路来龙精虎猛,一付干练的气度。「花伯。」锦衣公子微微颔首,「他们都走了吗?」花伯点点头,面上带着一丝哀伤的表情。「禀公子,门下一百人已经全部散了。我已经安排管家发完了路费银两,他们虽有不愿,也已经走了。公子,不是老仆多嘴,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这一干人等,明日若是用起来,也是一支精兵啊。」「是吗?」锦衣公子负手看天,「我今日大难临头,朝不保夕,这一干人等个个都有家有口,跟了我多年,又怎幺忍心让他们为我慷慨就死呢?反而是你,花伯,我已给你留了足够的银子,你今晚就启程回乡下吧。」花伯沉声道:「公子,老夫当年流落江湖,承蒙老爷救我一命,已经苟活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年来虽然不曾涉足江湖,却没有耽搁了功夫。公子,就请不要嫌弃我这个老骨头,让我为方家再报一次恩吧!」他的拳头已经握紧,显得非常激动。锦衣公子十分感动,上前对着老仆一礼,「花伯,我……多谢了。」时值大明天宝三年,皇帝不问政事,魏党善权,天下百姓大难。加上东厂西厂的锦衣卫满布天下,朝中大臣若稍有不满,轻则抄家,重则株连,一时间魏家一言天下,莫敢不从。中郎将方明过多次因秉公办事惩戒魏党一派,东厂锦衣卫高手深夜进府,以包庇刁民,诋毁朝廷之罪将其秘密押解至刑部。幸方明过为官多年,交情众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判了个发配沧州。饶是如此,他在狱中也受尽苦头。黑白颠倒,居然也理所当然。方明过之外甥方凉玉别居洛阳,一听说此噩耗,立刻星夜驰骋,赶回老家。中郎将军府门下早已被抓的抓,逃的逃,少许忠义之士留在此地,天天来回打探消息。方凉玉精明果断,一方面立刻遣散众人,另一方面积极部署,准备在囚车经过地区设下埋伏,一举解救叔叔。方凉玉对花伯的忠义之情不胜唏嘘,正待说两句肺腑之言。就听得屋外吵吵嚷嚷,有人在放肆地狂笑,还有女人的尖叫声,跟着兵刃交加之声四起,紧接着一声闷哼,显然有人受了伤。方凉玉和花伯对视一眼,「不好,严氏兄弟?!」忽地身形展动,直奔屋外而去。——今日守门的是家将严氏兄弟,手底下的功夫不弱,不知何人竟能闯进来。花伯的步子大,几步一跨,已经到了门外,刚刚定睛一看,方凉玉的身影也飘到了另一侧。花伯心下惊喜,「公子多年没见,想不到轻功如此灵动飘逸,不知道是什幺功夫,竟可以直超我『八步赶蝉』的绝技。」站在场中的一人正在和护卫严氏兄弟游斗中,只见那人胡子拉渣,穿一个绣花大蓝袍,手中持了一把镔铁小扇,和严氏兄弟的双刀酣斗在一起,游刃有余。严家老大的胳膊上已经被戳了一个小洞,汩汩的血水顺着胳膊往外淌。但是严氏兄弟势若疯虎,已经是在博命而斗。那人游斗中还不忘冒出冷言冷语:「你们两个小子何必如此拼命,这小妞又不是你妈,送给老子玩玩有什幺打紧?」此话引起了他身后掠阵两人的狂笑。那两人一个四十上下,獐头鼠目,一双眼睛上下提溜个不停。另外一个粗豪大汉,手中搂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衫小丫环,那个丫环想来已经被点了穴道,瘫软在大汉的怀中,一双眼睛巧兮盼兮,流露出羞愤的表情。「反正你们方家已经完了,不如跟了我们『极乐三英』去快活,不是更好?哈哈!「得意之处,大汉在丫环的脸上亲了数下,」这小妞看起来娇媚可爱,够我们三英疼爱啦!「极乐三英是两湖武林的黑道中人,奸淫掳掠,无所不做。加上后来投靠了西厂,有此靠山,更加变本加厉。其中大汉为金绘会,一身横练功夫有了九分火候,浑身上下除了肚脐下一寸的「至海」穴为罩门,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惧刀剑。二弟贾志根本就胸无大志,专好美色,此次前来就是他提议,既然中郎将已经戴罪,家中必然无人做主,正好金银美女,任我所取。老三腾巴海武功最高,自命风流,喜欢用把扇子作兵器。「我道是谁?原来是江湖上的败类,西厂的走狗,两湖的下三滥,『极乐三狗』!」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人人大吃一惊。那大汉金绘会这才注意到锦衣公子,「你是什幺人?不要命了!」方凉玉冷笑道:「你不认识我就敢到方家来撒野?乖乖地把人放下,自断一臂,我便饶了你狗命!」那大汉金绘会闻言一惊,上上下下打量着方凉玉,忽地想起一个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你莫非是……」那獐头鼠目的老二贾志抽出腰间一把鬼头大刀,「管他什幺人?敢在我们西厂面前耀武扬威的,我一刀废了他!」那大汉一松手,已经放开了小丫环,反手将贾志的衣领给揪住,反反复复打了五个耳光,「混蛋!『别剑温侯』方公子你都不认识,我打醒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说完,他叫道:「老三,别打了,唉,你快回来!」他扑通跪倒在地上,磕头如捣葱一般,「方公子,请恕小人有眼无珠,大水冲了龙王庙,鲁班门前弄大斧……」显是十分害怕。贾志一脸茫然,但是还是听得明白的,「别——剑——温——侯!」——别剑温侯,剑法奇诡,武功卓越。对友温和,对敌狠辣。曾经一夜之间尽屠武林第一黑道「血杀门」三大长老,剿灭恶虎寨七大头领。疾恶如仇,正是眼前的这位方凉玉。腾巴海还没有分清状况,大叫道:「我快干掉这两个小子了。快好了,快完了!」正呼喝声中,一人沉声喝道:「看看是谁完了!」屋檐上飞起一道身影,宛若一只巨枭,带起一片旋涡直奔战团。腾巴海还未发觉,那身影已经由上至下,一掌按下。腾巴海「手挥琵琶」,逼退严氏兄弟,跟着「指天划地」,将镔铁扇子的尖端朝上迎去,那一掌毫无犹豫,击在扇子上,一股大力涌来,将扇柄倒撞回去,打在腾巴海的胸口上,破体而入!那身影在空中一个盘旋,竟扑向老二贾志,呼喝声中,贾志的鬼头刀被卷至上空,再落下时,已经弯曲变形,不成模样了。那贾志已经是狂喷鲜血,眼见不活了。「哎呀,是朱雀!」怪叫声中,金绘会心胆俱裂,倒转身来,拔腿就往外冲去。那身影如附骨之蛆,紧追不放,在其背后连击三掌。金绘会狂奔百米,眼口中流下血来。纵使一身钢筋铁骨,却也被这三掌打得五脏俱裂!此道身影这才定下身形,却是位年纪轻轻的小哥儿,一副聪慧喜人的面孔。若非亲眼目睹,绝对想不到他居然片刻之间就消灭了纵横黑道的极乐三英。那人冲着方凉玉一拜,「我一时大意,让此等宵小在方府作乱,请方兄恕罪!」花伯颔首微笑,方凉玉也是满心欢喜,「哈哈,你终于也来了,雅新!」——「朱雀」费雅新正是方凉玉安排在方府负责安全的护法。费雅新抬起头来,「方兄,在下已经打探到,明日清晨,东厂人马将押解囚车奔赴安然城。中午时分他们必然抵达镇妖谷,只要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在镇妖谷备下伏兵。他们一定措手不及!」方凉玉点点头,「如此甚好。你可知他们来了什幺人?」「我已经打探到此次为东厂档头田翻浪押阵。」「『天狼翻云』田翻浪?他既然来了,那手下十八铁骑一定会跟着来了!」方凉玉的眉头皱了起来,「东厂三大高手已出其一,另两个不知道在哪里呢?」花伯哈哈大笑,「公子你又何必担心?我们一齐出马,杀他个片甲不留!」方凉玉正色道:「花伯,你不在江湖行走,不知这三人的利害!江湖传言,这东厂三大档头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凶残,若是三人齐出,哪怕算上我『风株林』的伏兵高手,也是一成胜算也没有!」花伯也想到了那纷纷的江湖传言,这三大魔头十年来纵横江湖,斩人无数,掀起腥风血雨,却因官拜锦衣卫指挥使,无人敢惹。他咬牙切齿道:「纵没有胜算,也要一拼才见分晓!」「说得好!」方凉玉鼓起掌来,「花伯真是姜老弥辣,我们有心算无心,明天跟他们见个真招!」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逐浪行】【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逐浪行

3.0分

3.0分 逐浪行

3.0分

3.0分 蓉蓉的性行为【完】(作者:血色浪漫)

3.0分

3.0分 浪荡孽神完

3.0分

3.0分 五毒浪子完

3.0分

3.0分 【浪荡孽神】【完】

3.0分

3.0分 逆浪行作者:不详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