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色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春色


第一卷 龙阳篇 1-10龙阳篇之《龙阳卷》武学的绝世宝典,玄妙莫测,它由何人所创,源于何处,没有人知道,仿若亘古便存于天地之间。就算是号称收藏天下武学典籍,有半部江湖之称的‘太史世家’也不清楚它的来历。武林气功大师紫气东来见到《龙阳卷》惊叹三声,道:“《龙阳卷》是武学中不可思议的存在,它是气功中不可能中的可能。”一夜白发生,从此不再言气。修练三十载《龙阳卷》的我对它也是不明所以。那是小时侯,自己入深山砍材,迷了路在一个古洞得到的。我也不知道自已为什幺会来到那个山洞,只能解释说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等长大时,自己再去那深山要找那山洞时,已经找不到了,它仿若消失于天地之间了。龙阳神功从未现之武林,数百年练成者只有我一人而已。龙阳神功妙用无穷,我得它益处甚多。但古时有一句话叫福兮祸所倚,龙阳神功给我带来幸福,但也带来了灾难。那灾难并不是武林劫难,而是天下女人的劫难第一章龙阳神功武林风起云涌,人才辈出,造就了无数传奇。而我龙啸天就是其中一个。英雄不问出身,我没有显赫的身家背景,只是一个江南一个贪穷山村野孩子。但自从我得到《龙阳卷》后,我的命运正悄悄地发生在变化。以一套‘龙阳神功’,三式‘霸王神枪’我纵横天下,出道时一招绝杀作恶多端残魔冷惊云;枪挑群凶云集的连云寨,力逼群邪退隐山林,辣手慈心,白道大侠之名如日中天,与白衣神剑论武于泰山之巅,一时传为佳话、、、、、、,无数英雄事迹,把我捧向武林中最高峰——天榜的十大高手之一。天榜是武林中最高的存在,是天下武者不可逾越的巅峰。传奇的龙啸天在十八年前又做出令一件令武林中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入獒江南名门,富甲天下的沈家。按道理说,武林中人视钱财如无物,以龙啸天的英雄不可能做出这种贪图荣华富贵的事情来。这件事情令江湖中人百思不得其解。‘龙阳神功’确实妙不可言,数十年的修习,我每每都有所得。这不,我现在正感受到它的神奇妙用。‘龙阳神功’至阳至刚,用于床第之间更是勇猛难挡,就算是修习‘锁阴’术的爱妻沈玉也是无法抵挡的。在我一阵的冲刺之下,她的雪白娇躯,如大海浪潮中小舟摇摇晃晃,春情满脸,‘啊啊啊’声声浪叫,道:“夫君,我不行啊,我、、、我、、、来了。”随后吁了口气,紧绷绷的娇躯一软,躺在了大床上。可是我还不满足,独角龙王涨得难受,依然在沈玉的幽谷内振动着。沈玉感觉到我下面的杀气,道:“夫君,你今天怎幺那幺强啊,这都已经是第五次了。我实在是不行了。”说完求饶地看着我。我也想冷静下来啊,可是今天不知怎幺了,就是停不下来,全身都是情欲之火。我想:“这都是龙阳神功害的我。”龙阳神功至刚至霸,以他驭御霸绝天下的‘霸王神枪’霸道天下,威不可挡。以他来洗髋筏筋,有脱胎换骨之效,比少林寺秘不可传的《易筋经》亦不逞多让。在‘龙阳神功’洗髓筏筋之下的我,全身有如铜皮铁骨,刀剑难伤。它洗髓筏筋,连我下体的独角龙王也洗到了,变得硕大无比,持久耐战。现在我也想停下来,不想为难爱妻,可是今天不知怎幺,情欲中烧。自从‘黑暗之渊’回来后,一颗武心不再平静,变得急燥,而且心中被自已压制下来情欲之火,开始蔓延,剧烈燃烧。沈玉感受到我的异样,问道:“龙郎,你怎幺了。”我强忍着,把龙王抽离,道:“没什幺,夜深了,我们睡吧。”我的独角龙王火气没消,怒发冲冠,把被单顶起一个大帐篷。沈玉见此,道:“夫君,你别憋着,我帮你吸出来。”老实说,沈玉是个好妻子,温柔善良,没有千金大小姐蛮横,对我也很好,什幺事都百依百顺的,就是有一点醋气特别重,多年来一直不让我纳个小妾,为她分担。她认为爱要完整,我的爱只能给她一个人,不能给别人。我听着心里暗喜,假惺惺地道:“不用了。”沈玉担心道:“你那样会伤身体的。”我只好听话的转过身来,把独脚龙王对准她的樱桃小口,小口一张就把的龙王艰难含在嘴里。初时口技有点生疏,但经过实战积累的经验,技术慢慢纯熟起来。我躺在床上,快乐地享受着。国为此时为我服务乃是二十年前美名传扬天下的大美女沈玉。她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娇生惯养,从来都只有别人服侍她,而今天她却服侍我。想此我有一种征服的快感。曾几何时,我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乡下穷小子,现在已贵为萧湘别院的主人,沈家未来的主人,名震下下白道大侠。人生真是妙不可言,谁也无法预料得到。龙阳神功啊龙阳神功,是你改变了我。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沈玉的努力下,我也来了,精华尽出,那些精华都流入了沈玉的口中。完事后,我把沈玉抱在我身体上,道:“玉儿,谢谢你了。”我知道若非她深爱着我,怕我难受,以她千金之躯是绝不会做那种事的。沈玉讨好道:“那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哦。”我笑道:“你是我儿子的娘,我当然会你好了。不若我现在就再对你好一点。”心到意到,独解龙王从沉睡着醒来,怒顶着我的爱人。沈玉见此怕怕道:“你坏死了,我说的又不是这种爱。”虽已成婚多生,我与她的打情骂俏与当初相识时一股无异。我笑问道:“那是哪种爱。”沈玉道:“我现在先不回答你这个问题。你要先给给我说个明白。”我一脸迷糊,问道:“什幺事要我说个明白?”沈玉听完后高兴道:“终于有问题把你这个天榜十大高手考倒了。”说不出得意。沈玉虽年过三旬,但由于保养得好,加上我龙阳神功滋润,依然保持着少女时代的身材,多了一份高贵少妇的风韵。此时拍手称快的样子依然如昔日见我打败江南一剑时为我高光的样子。也正是从那时侯我爱上了沈玉。我见此不由着迷,吻着爱妻,道:“玉,你真美。”她也热烈的回吻着我,良久后,叹道:“时间真快,转眼峰儿都已经十八岁了。”我道:“是啊,但不管是天长还是地久,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向她望去时,爱妻竞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我怜惜地吻了她一下,搂着她光滑娇躯安然入睡。第二章金蛇剑君武林中高手多如牛毛,但真正被大家认可的,近百年来只有十个,那就是天榜的十大高手。他们是武林中神话一股的存在,是站在武道巅峰的最强者。每个武者来到武林,无外乎名与利,谁也不愿默默无闻。而成名有一条最佳的捷径,那便是挑战成名高手,名气越大越好。可是多年来,却没有人敢向天榜高手挑战。能被乾坤老人列为天榜的都是武学登峰造极,于武学有杰出成就的奇人。若没有把握,挑战他们,纯为自取其辱。可是今天却有人向我挑战。他便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金蛇剑君金守一。十大高手个个武功不凡,为什幺金守一会挑战我呢?我想不外乎,是认为我是天榜中最弱者。在天榜十大高手我排名最后,也是最年轻的。我三十岁便已荣登,以此年纪就有成就的绝无仅有。有人质疑乾坤老人是否偏袒于我,当时那老家伙只是摇摇头,闻笑不语。而做为天榜撰写人的神笔书生道:“到是你们自知。”可是多年来,我一直沉迷于萧湘别院的温柔乡里,没拿什幺成绩向武林人交代。武学一道,欲求至高者,天份苦修,缺一不可。在天榜十大中,我是最年轻的论苦修成就自然是最低的。沈玉把金蛇剑君为什幺挑战我原由缓缓道来。做为沈家之女,她也有一颗精明善于分析的冷静头脑。我听后脸色一变,怒道:“老虎不发威,他还当我是病猫呢。金蛇之邀,我决定应战,叫天下人知道我枪王龙啸天的厉害。”说完时我全身散发着一股冲天霸气。沈玉颤抖的玉手紧拉着我,道:“龙郎,你别去了好不好。”我知她担心我,当下把她搂在怀里,抚慰道:“傻瓜,什幺阵仗我没见过,你别担心我。”沈玉道:“可是金蛇剑君不同你以往的任何对手,他确实很厉害。”我好奇问道:“哦,你知道些什幺?”沈玉道:“因为他要挑战你,我悄悄地叫人查了一下金守一的底细。金守一,男三十八岁,来历不名,武功神秘。据太史世家的人讲,他所修的武功极似苗疆‘五毒教’失传以久的‘金蛇剑法’。出道至今已连败江湖中成名已久的高手一百零三个。其中包括赫赫有名岭南剑派掌门怪剑凌风,天南的三才剑客孟氏兄弟,江西的武学名宿铁掌震九洲铁千斤。”五毒教源于苗疆,乃武林中最为邪恶的教派,擅于驭兽使毒,作恶多端,早在一百年前为白道武林所为巢。五毒教的武功阴邪毒辣,诡异绝伦,五毒掌,金蛇剑便是其中最为出名的两种绝技。昔日群雄不知有多少人丧生于两种武学之下。自从五毒教灰飞烟灭后,金蛇剑,五毒掌便成为武林绝响。想不到金守一竞得到金蛇剑。怪剑凌风剑法别出蹊径,怪异绝化,自成一家,一身剑术修为可进武林前五十名。三才剑客孟氏兄弟,武功精深,多年来在三才剑阵中不知葬送多少邪魔歪道。铁掌震九洲铁千斤天生神力,精通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掌’,一双铁掌纵横江湖,难遇敌手。想不到这些高手都败在金守一的剑下。我行走江湖多年,对上面那些人都极为熟悉,知道他们都是成就很深的武林高手,金守一可以打败他们,一身武学可想而知,我听后不惊反喜,道:“我霸王神枪已有多年没有动过了,现在终于可以再露它的绝世锋茫。”英雄孤单,无敌寂寞,绝世高手有了一个对手是件可喜的事。沈玉道:“龙郎,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求你英雄天下,只要你陪伴在我身边就可以了。”龙我点头道:“玉,啸天答应你,啸天会天天陪伴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你。”沈玉道:“那你别去应金蛇剑君之邀好吗?我真的好担心你。”我劝道:“勇者无惧,做为一个武者要有他的尊严。若我此次不敢应金守一之邀,它必将成为我的一个心障,我的武学修为再难寸进,再者,你也不希望你夫君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吧。”沈玉娇嗔道:“我知道我说不过你啦!”我知道她已答应我去了啦,道:“好夫人,谢谢你。”亲吻了他一下。就在我要进一步时,她阻止道:“别,别在这里,等一下会给下人们看到的。”我只得停了下来,不过还是把她抱了过来,手伸入上衣内来到丰满胸脯上,不安静的动作着。沈玉娇喘着,道:“你要去可以,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问道:“什幺条件。”沈玉道:“你要把那个金守一打得屁滚尿流,让她爹妈都不认得。”我原以为她又给我出什幺难题了,一听是那个事,心喜道:“遵老婆大人命,我一定把他打得面目全非。”此时我的手已由胸上滑守小腹来到她的幽谷处。沈玉娇脸如火,喘着道:“你别动,别动,这还是大白天,你就、、、、、、。”话未说完已给我睹住嘴。我拦身把她抱起,住内室走去,哈哈笑道:“你怕,我们就到里面去。那就没人看见了。”沈玉娇嗔道:“你直是大色魔。”大色魔是她骂我最多的一句话了。命运的轮盘在转着,命运把每个人推向了各自的人生道路。也许是由于被沈玉骂多了,老天见我那幺愿意当色魔,最后我真的成为一个大色魔。十大高手终于有出手了,那可是千载难逢的矿世机缘,不仅可以目睹他们的绝世风采,说不到可以从中顿悟武道至理,提升自已的修为。我与金守一要比武的消息开始传遍武林了,天下英雄纷纷来到我的萧湘别院。其中不乏我的好朋友,他们是来关心我的。第三章如今江湖沈玉真是交际能手,看着她在场中招呼着江湖群豪,周到热情,有大家风范。在场群雄都感受到我对他们的热情。这对于以后我行走江湖,有莫大的帮助。行走江湖,不保单靠武功,人缘关系同样重要。我看着她,心里有种自豪感,猛饮了手中之酒。醉道人同样看着沈玉,叹道:“还是龙小子好福气,娶了个贤淑,漂亮又能干的夫人。”醉道人我之好友,生平好洒,任何洒只要他闻过,便知其源,其酒量如海,有‘千怀不醉’的美誉。旁边狗肉和尚打趣道:“你道人要是羡慕,就还俗也娶一个回家啊,让他天天给你烧洒来喝。”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了。狗肉和尚亦吾好友,平时行事浪荡不羁,好吃狗肉,空门奇人也,一身所学高不可测。醉道人讪讪道:“我是想,可是老道年过七旬一身邋遢,是没人要了,还是你和尚有机会,你腰膀肥腰,现在倒可以。”在旁的一个长相清秀,一脸落拓相的书生道:“若是和尚要的话,我酸儒倒可以帮和尚介绍一个,我倒认识江湖上不少尼姑啊。”平时酸儒老是受到狗肉和尚的挤兑,现下抓住机会就好好报一下往日之仇了。醉道人强忍着笑意道:“和尚,若酸儒兄介绍得还不满意,道士我认识很多道姑,也可以为和尚撮和一下。”我亦笑道:“和尚,若尼姑道姑都不满意的话,沈玉倒认识不少姑娘,改天让她给你说合说合。”狗肉和尚一听此言,拿在手上狗肉吃不下去了,丧着脸道:“人多就是力量大啊,你们人多一人一句我和尚都没话讲了。”要平日里话最叼的狗肉和尚认输,可不容易。我们三人都哈哈大笑。笑完后,酸儒道:“啸天兄,此次金守一之战你可有信心?”酸儒此话一出,狗肉和尚与醉道人都看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们关心。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金守一是江湖近几年来串升最快的剑客,其一身剑术修为连号称神剑白云飞都赞不绝口。我哈哈一笑道:“可能不出江湖几年,他们都把我的霸王枪忘了。”醉道人道:“好啊,我又看到当日东海之畔你怒斩群魔时意气风发的样子了。”语里对我冲满信心。狗肉和尚道:“你与金守一对阵时要小心他的毒。”他平日虽放荡不羁,但却是心思最细的一个。我道:“毒,这点我倒没有想到。”醉道人道:“据太史世家的人讲,金守一有可能是当年五毒教的遗孽。”酸儒埋首于儒家经典之中,对江湖的事较不了解,道:“既是五毒妖孽,江湖正道何不群起而攻,把他诛杀于羽翼未丰之时。”酸儒嫉恶如仇,一向主张除恶务尽。醉道人叹了口气,道:“现在的江湖跟以前的不一样了。自从老一辈退隐山林,新一代江湖人接掌门户后,他们都各自扩展自已的势力,表面上虽和和气气的,暗地里还不是明争暗斗。如今已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把侠义看得轻了。”狗肉和尚也叹了口气道:“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整日沉迷于势力争霸中,一点都不知道未来的危险。”我道:“他们不管,就让我来管好了,若是查出金守一真的是五毒遗孽的话,我绝不饶他。”儒道释三奇,敬佩地看着我。狗肉和尚道:“五毒教的毒可是厉害的很,昔日若非唐门出手,对付五毒教不知还要牺牲多少白道英雄。”道儒二人也关切看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怀。这就是朋友。我们共同举怀,喝了一怀。突然在下面传来沈玉的惊呼,我担心看去。只见沈玉惊怒看着一位剑眉目,英俊挺拨的中年人。中年人生得一幅好相貌,可惜一双眼睛色色的,毫无光彩,双目浮仲,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显得有些弱不惊风。他正是江湖有名的好色浪子南宫阳。南宫阳好色如命,平常调戏良家妇女,坏事干得不少。江湖中人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胡为,因为南宫阳身后有强大的南宫家族。我急步来到南宫阳那一桌,把沈玉护在身后,道:“南宫兄远来,小弟有件远迎,勿见怪。”对这种金玉其餐败絮其中的人,若非为了沈玉的沈家我才懒得与他招呼。南宫阳抱拳道:“我听说龙兄要决战金蛇剑君,特来祝龙兄旗开得胜的。“话是对我说,可是他的一双色眼却盯我我身后的沈玉看,好像要把她生吃活剥似的。老实说沈玉确实迷人。沈玉年轻时就是艳名满天下的美人,虽有生养,身材毫无走样,保养得极好,三十多岁年龄犹如二十来岁来,一股高贵少妇的气质对南宫阳有致命的诱惑力。我心中暗怒,表面上却道:“哦南宫兄远来祝贺,龙某感激不尽,请坐下喝酒。”说完带着龙阳神功右手轻拍他的肩膀,南宫阳在我神功之下,他只得乖乖做了下去。虽还想看美少妇一下,可是却无可奈何。他恼怒看着我道:“你、、、、、、”我道:“南宫兄远来,龙啸天已是招呼不周,怎好再让南宫兄站着说话呢?”此言一出在南宫阳身后传来一娇笑。我闻笑前望,在南宫阳下首正坐着一位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的美丽少妇。少妇端庄贤淑,风姿绰约,有着与沈玉比肩的艳丽。看到美少妇发笑,南宫阳恼怒地看着他。少妇迎向他的眼,打了个寒颤,不敢说话。南宫阳瞪完少妇后,道:“龙兄今天来的客人那幺多,你去招呼其它江湖朋友吧,有尊夫人招待我就行。”他在我面明竞敢如此,我心中已经大怒,道:“请南宫兄自重。”可是登徒子好像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依然道:“龙兄真是好福气,尊夫人真是美丽。有尊夫人招呼我就够了,龙兄要忙就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了。”我怒道:“南宫兄,这里是萧湘别院,不是南宫世家。”愣头青终于听懂了一点道:“你这话是什幺意思。”我道:“敬人者人亦敬之。辱人者人亦辱之。”正因为我与南宫阳的恩怨,使日后的江湖格局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江湖争霸已开始上演。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春色韵

3.0分

3.0分 寝室春色

3.0分

3.0分 医院春色

3.0分

3.0分 寝室春色

3.0分

3.0分 春色夕阳

3.0分

3.0分 春色无边

3.0分

3.0分 班上春色

3.0分

3.0分 青春色舞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