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旋风花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旋风花


【旋风花】字数:78万字内容简介旋风花是一部已武侠为载体的H小说,全文武侠情节与H情节相得益彰。主人公南宫靖(又名上官靖),有着所有小说主角所固有的特点:年纪轻轻,武艺高强,并且天生有一种吸引女性的特质。在初出江湖被人误认为旋风花,并招人追杀时,凭借自身的武艺,以及吸引女性的特质(将本是对立面的美女一一吸引过来,成了自己的后宫佳丽)和主角所特有的运气,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南宫靖在躲避追杀的同时,一路抽丝剥茧,发现这一切皆是魔教——白衣圣教所为,最终取得本来误会他的武林名宿的信任,从而带领他们一举攻破魔教,也赢得了各位武林前辈的信任,更是赢得的各类侠女的青睐,也因此,在攻破魔教后,南宫靖与他的红颜知己过上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目录第零一章龙眠山庄第零二章有口难辩第零三章鹤蚌相争第零四章三姑六婆第零五章再世为人第零六章金蝉脱壳第零七章竹逸先生第零八章江湖诡谲第零九章李代桃僵第一十章恶贯满盈第十一章扑朔迷离第十二章鸿飞冥冥第十三章以阴导阳第十四章重游故地第十五章碧落山庄第十六章九阴摧心第十七章地窖疗伤第十八章失踪之谜第十九章阴沟翻船第二十章白衣少女第廿一章一招致敌第廿二章再出江湖第廿三章一招服敌第廿四章崖洞退敌第廿五章六亲不认第廿六章一败涂地第廿七章混入敌营第廿八章真假难辨第廿九章钩心斗角第三十章暗藏祸心第卅一章智计破敌第卅二章奸计落空第卅三章身世大白第卅四章母子重逢第卅五章诡谋奇出第卅六章防不胜防第卅七章诡计迭出第卅八章害人害己第卅九章倩女情深第四十章分头行事第四一章黄云妖怪第四二章四川唐门第四三章狡猾如狐第四四章痴情少女第四五章收服地鼠第四六章落入陷阱第四七章为虎作伥第四八章弃暗投明第四九章魔教天王第五十章少林狙击第五一章真假鸳鸯第五二章易牟而钗第五三章险些穿帮第五四章父女聚首第五五章深入虎穴第五六章在劫难逃第五七章六童剑阵第五八章大破行宫第五九章勾漏神魔第六十章金童玉女第六一章阴山老祖第六二章扫平余孽最终章男欢女爱第一章龙眠山庄「旋风花」这三个字,当真像刮起了一阵旋风,在短短的三个月工夫,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武林中人,莫不谈花色变。旋风花,究竟是什幺呢?一阵旋风、一朵紫红的玫瑰花,如此而已。但它竟能使江湖黑白两道的着名人物闻风丧胆,因为旋风花是武林大豪的阎王帖。据说凡是接到旋风花警告的人,任你武功如何高强,保护如何严密,在一阵不知起自何方的旋风,一朵无可抗拒的花朵下,丧失了生命。这是一件非常离奇而神秘的事,由于一传十,十传百,传说的人们多少总要加油加醋的加上一些,于是便把「旋风花」更说得神秘莫测。但这也不由你不信,在这三个月当中,皖南金刀庄庄主金刀无敌郭东升、伏牛山虎头庄黑虎神侯敞、长安永胜镖局前总镖头罗永椿、神灯教总护法智多星金惟能、和庐山黄龙寺方丈智明禅师等人,都先后死在旋风花下。这六个人,有白道、也有黑道。庐山黄龙寺方丈智明禅师出自少林寺,是当今几位有名的高僧之一。永胜镖局前总镖头罗永椿,十年前早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神灯教总护法金惟能,一向是足智多谋,是个善用心机的人。黑虎神侯敞则是无恶不作坐地分赃的大盗,是个死有余辜的人。这六个人道不相同,行迳各异,但他们的死法则一,同在旋风花预先示警的三日之后,死于旋风花下。于是大家纷纷揣测,是仇杀?还是另有原因?因为这六个人无论如何也扯不到一起去的。旋风花为什幺要杀他们呢?现在旋风花的警告,又落到另一个江湖大豪身上,这人就是龙眠山庄庄主擎天手李天群。龙眠山,在安徽桐城县西北,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胜景如画。龙眠山庄,就在龙眠山的东麓,长松修竹,曲水澄潭,景色清幽,这是擎天手李天群的别墅。每当朝阳初升,轻烟如纱,或是夕阳衔山,群鸟归巢,他都会徜徉在山径之间,松林之下。擎天手李天群今年已六十有七,看去还只是五十许人,虽然早已退出江湖,但在大江南北,李天群还是一言九鼎,没有人不卖帐的。他和黄山万松山庄庄主万青峰是连襟,黄山万家三代担任过武林盟主,现在虽然已有多年没选盟主,黄山万家还是显赫的武林世家。擎天手李天群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小云,今年才二十岁。两个门人张义钧、沉宏庆,都是三十开外的人了。李天群也在不久之前,才听到旋风花的消息,他还不相信天下那有如此神秘之事?但他自己也接到了这份阎王帖子。那是昨天早晨,在他书桌上发现的,一张白纸上只写了寥寥几个字:「不义之徒三日后纳命」,下面画了一朵紫红的玫瑰花。旋风花下的帖子上,就是这几个字,李天群早已听说过了,这是旋风花向自己挑战来了。他并不惧怕旋风花来向他挑战,而且他欢迎旋风花来向他挑战。武林中人就是年纪大了,也永远不服老的,何况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令他不舒服的,只是字条上的「不义之徒」四个字而已,他自问几时做过不义之事?龙眠山庄依然和平时一样,看不出有什幺戒备,但大弟子张义钧和二弟子沉宏庆已经起来,把龙眠山庄的庄丁们作了适当的部署。那也只是暗中加强戒备,外面是看不出来的。第一个赶到龙眠山庄来的是他襟弟黄山万青峰。这是第三天的中午时光,二弟子沉宏庆值的是日班,他匆匆奔人东厢师傅的书房。他刚刚走近门口,李天群已经开口了:「宏庆,有什幺事吗?」沉宏庆在门口躬身道:「启禀师傅,黄山万大先生来了。」李天群迅即站起,一手捋须,含笑道:「是你们去把他搬来的?」沉宏庆嗫嚅地道:「这是大师兄的意思,师傅纵然并不怕了旋风花,但多几个人,也许可以把他拿下,就可揭开旋风花之谜了。」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笑道:「天群兄,咱们乃是至亲,你接到了旋风花的通知,照说正应知会兄弟一声才是。」随着话声走进来一个身穿天蓝缎袍的红脸老者,此老正是黄山万青峰了,五十开外年纪,方面大耳,浓眉海口,微见秃顶,手中提着一个长形蓝布囊,他连兵刃也带来了。李天群连忙抱拳道:「青峰兄请坐,兄弟原本不想惊动你的。」万青峰随手把布囊朝几上一搁,呵呵笑道:「旋风花已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旋风,看他行劲,亦正亦邪,令人不可捉摸,正好趁这机会,截住他问个清楚,否则任由他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胡来,当真不把江湖同道放在眼里了。」一名青衣少女端上茶来。只听沉宏庆在门口躬身道:「启禀师傅,霍山霍师叔、青山谢师叔来了。」李天群笑着问道:「你们还替为师邀约了什幺人?」沉宏庆道:「没有了,大师兄就只通知了万老爷子和霍、谢二位师叔。」说话之时,两人已经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面一个瘦高老者,看去已经六十出头,是霍山霍天柱。稍后一个中等身材的,也已六旬左右,是青山谢东山。这两人乃是李天群的义弟,和李天群号称皖西三侠,在江湖上名声极着。霍天柱一眼看到万青峰,连忙拱手道:「青峰兄已经先来了。」万青峰笑道:「二位来得也并不迟,兄弟也只是刚到而已。」「小弟见过大哥。」霍天柱、谢东山两人同时朝李天群抱拳行礼。霍天柱已经急不容缓的问道:「这是怎幺一回事?」「二位贤弟请坐。」「大哥接到了旋风花的通知?」李天群含笑道:「青峰兄且看看这个。」随手把旋风花的那张字条朝万青峰递了过去。万青峰接过字条只看了一眼,就把字条递给了霍天柱,一面说道:「他若是说和天群兄有仇,也许天群兄和他结有梁子,亦未可知,若把这『不义之徒』四个字加到天群兄头上,那就荒唐了。」「岂有此理。」霍天柱怒形于色地问道:「大哥,这字条收到几天了?」李天群道:「到今天刚好三天。」谢东山问道:「大哥可有什幺打算?」李天群依然含笑道:「愚兄本来不打算惊动青峰兄和二位贤弟的,他和我有仇也好,指我不义之徒也好,要取我性命,总得和我照面,我就是要问问他李某和他何怨付仇?他总得还我一句公道来?再就是郭东升老哥,和咱们也相识了几十年,死得不明不白,他也该有个交代的……」谢东山道:「但他……听江湖上传说,他要取人性命,只是一阵旋风,一朵紫红玫瑰花,没有人看到过他的人。」「哈哈。」李天群大笑一声道:「谢贤弟也相信江湖上的传言吗?」谢东山脸上一热,说道:「但江湖上大家都这样说……」李天群道:「也许看到他的人,已经死了,这叫做死无对证。一个人武功再高,练到飞花摘叶可以伤人的境界。他摘的叶,飞的花,最多也不会超过百步,旋风花岂会凭空而来的?这是因为大家没看到他人,才越说越神秘,愚兄不相信这朵旋风花,会像古时候传说的飞剑一样,能取人首级于百里之外那样神奇。」万青峰微微颔首道:「天群兄说得极是,兄弟也有此同感。」他目光抡动,笑道:「如今咱们有四个人在此,不是兄弟夸口,就算他生了三头六臂,武功通天,也未必得逞。」这话也是事实,他们四个人不但各有一身精纯武功,而且他们每一个人几乎可以代表一个门派。万青峰出身黄山世家,他曾、祖、父三代历任武林盟主,一套「黄山剑法」集诸家之长,「穿云指」更是武林一绝。李天群是形意门的名宿,凭借「形意」掌、剑驰誉武林,搏得擎天手的美号。霍天柱是八卦门的高手,一套「八卦游身掌」,无人能够逼近他身子。谢东山是武功门高手,精擅「百步神拳」。以这四个人的武功,若是联手抗敌,委实没有人能是他们对手了。霍天柱道:「此人真要敢来,正好把他拿下,也可揭开三个月来谣传的『旋风花』之谜了。」正说之间,一名青衣使女走了进来,躬身道:「庄主,酒席已经摆好,可以入席了。」李天群点点头,起身肃客道:「青峰兄,二位贤弟远道赶来,想必腹中饥饿了,咱们边吃边谈吧。」酒席就摆在书房外面一间,四人入席之后,所谈的当然还是旋风花的事,不必细表。饭后,四人依然回到书房落坐,使女替四人重新沏上新茶,才行退去。大家一面喝茶,一面低声交谈,因为今天是旋风花预先示警的第三天,白天既然毫无征兆,可能要等到夜晚才来。江湖上人多半是夜晚才出动的,因此大家彼此交换意见,如何加强戒备,静以待敌。套一句老话,所谓光阴如白驹过隙,一个下午很快过去,而时间已渐渐的接近黄昏了。坐在书房里聊天的人还不觉得什幺,但李天群的两个门下张义钧和沉宏庆可正在忙着呢。他们指挥着龙眠山庄的庄丁们,分拔提前吃过晚饭,有的配备匣弩,有的配备钩镰枪,分别在书房四周,因地制宜,作了隐密的部署。再由张义钧和沉宏庆两人,各率八名身手矫捷的庄丁,在龙眠山庄巡逻,作机动的支援。在这样严密的布置之下,就算是飞鸟,只要飞进龙眠山庄,也立可发现;一经发现,包管你插翅难飞。晚餐之后,李天群依然陪着万青峰,和二位义弟在书房品茗谈天。他们脸上虽然平静如亘,但每人都把自己的长剑放到身边,就是坐的椅子,也都调整到随时可以出手最有利的角度。譬如李天群他是对方下手的目标,他是坐在靠北首墙下,面对南首花格子窗,至少还有一丈多远。他左首是万青峰,右首是二位义弟霍天柱和谢东山。书房外面是起居室,门口有大弟子张义钧和八名庄丁把守着,如果有人要进来,必须先通过张义钧这一关,那幺里面的人自然也可以及时发现,剩下来就是南首的窗户了。窗房自然是最为重要的一处,张义钧早已在两侧安设了八名匣弩手和八名手持盾牌的钩枪手。对面隔着一排花盆,则埋伏了八名匣弩手,一旦发现有人,匣弩手立即发射匣弩,钩枪手负责拿人。假如有人穿窗而入,万青峰和霍、谢二人随手可以把来人挡住,何况擎天手李天群一身武功,也毋须别人保护,足可应付突袭。这样安排,李天群先前还并不赞成,因为大家把他当作了被保护的人。还是万青峰再三劝说:「对方既然把你当作目标,咱们就不妨将计就计,把你当作诱饵,只有把诱饵放在里首,他才会冒险深入,大家就可把他截住。咱们都是自己人,还有谁不知道你的武功修为,并不在咱们三人之下?根据传说,对方实在太神秘了,所以只能智取。」这样李天群才算答应下来。旋风花既然下了预告,今晚已是第三天,他一定会来,事情会在随时随刻发动,每个人也都是随时随刻地提高警觉,准备出手,这气氛当然是紧张的。现在已是初更时分了,龙眠山庄广大的庄院,入夜之后,已经熄去灯火,一片黑沉沉的,不闻一点人声。只有庄主的书房里,依然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夜行人如果进入龙眠山庄,目标很容易找到,但也是一个张网以待的陷阱。就在此时,书房门口飘起一阵香风,一个全身劲装手持长剑的姑娘从长廊飘然走来。张义钧一下拦在前面,低声喝道:「小师妹,你来做什幺?」那姑娘家正是李天群唯一的掌上明珠李小云,她眨动一双清澈的大眼,轻声道:「大师哥,我是进去看爹爹的。」张义钧道:「你别胡闹,师傅正在陪同万老爷子和二位师叔,商谈要事,你快回房去。」李小云悄声道:「姨丈和二位师叔我又不是不认识,我看得出来,今晚咱们庄上一定有事,爹不肯告诉我,你和二师哥也守口如瓶,但我已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张义钧心头大急,忙道:「真的没事,他们几位老人家正在商量一件重大的事,你……你不能进去,快些回房去吧。有什幺话,明天再问好了。」李小云不依道:「今晚一定有事,你不告诉我,我偏不走。」他们说得虽轻,但如何瞒得过里面四个人的耳朵?李天群问道:「义钧,有什幺事吗?」张义钧忙道:「是师……」他「妹」字还没出口,李小云急忙接口叫道:「爹,是我……」话声未落,身形一侧,快得有如一阵风般从大师兄身边闪过,飞一般掠进门去。她刚刚跨进书房门,李天群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说:「你来做什幺?」李小云从没看到过爹对她有这般疾言厉色过,她望望姨丈和二位师叔,粉脸蓦地一红,垂下头,嗫嚅的道:「女儿觉得今晚咱们庄上好像有事,师哥都不肯告诉我。」李天群没待她说下去,就拦着道:「咱们庄上有什幺事?是爹和你姨丈、二位师叔正在商量一件重要之事,你快回去。」李小云抬眼望望爹,还待开口,李天群叱道:「你还不快走?给我回房去,不许到处乱跑,听见了吗?」李小云不敢多说,只应了声「是」,回身就走,跨出书房。张义钧悄声道:「小师妹,师傅他们正在有事,你不该闯进的,快回房去睡吧。」李小云受了爹的叱责,已是一肚子委屈,一言不发,跺跺脚就走了,转过长廊,心想:爹从没这样对我发过脾气,到底今晚有什幺事呢?哦,爹还说不许我到处乱跑,要是庄上没发生什幺事,爹就不会这幺说了,哼,你们都不肯说,我偏不回房去,偏要看个究竟。想到这里,不觉地笑出声来,目光朝四下迅速地一瞥,不见有人,立即身形一弓,小蛮靴一点地,一道人影飕地窜上屋顶,再一点足,就掠到屋脊和屋山头的阴暗之处,悄悄伏下身来。时间好像过去得很慢,但它总是在过去,现在差不多二更天了。蓦地在龙眠山庄南首屋顶上出现了一条人影。南首一排房屋,正好面对着大厅,而这人影出现在东南首,正对着庄主李天群的书房,中间只隔了一个狭窄的小天井,就是书房的窗子。这人身法奇快无比,而且也来得悄无声息,就在他人影刚在屋顶出现,右手已经对着窗户扬起。花格子窗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那人影就立即斜掠而起,倏然隐去。窗下左右两侧和对面墙下,都埋伏了手持匣弩和钩镰枪的庄丁。只是那条人影身法实在太快了,庄丁们几乎连他人影都还没有看清,人影已经不见。庄主书房花格窗上发出「啪」的下声轻响,大家都听到了,每一个人心头蓦然一紧,不约而同举起手中匣弩,朝人影闪去的方向,向空猛射,随着一阵杂乱的「达」、「达」之声,箭如飞蝗般射出。那人影隐去之后,不过眨眼之间,已在南首屋脊出现,而且一下就长身飞起。在这同时,屋脊上响起一声娇叱,另一条人影跟着飞起,凌空扑了过去。先前那条人影身形稍偏,但并没有被拦住,依然丝毫不停,急急飞掠出奉。后面的人影当然不肯放过,就这样衔尾朝庄外追去。这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来得太快了,庄丁们目不暇接。再说书房里面吧,李天群、万青峰等四位高手坐着等待的自然是旋风花。以他们的武功,当然不会像埋伏的庄丁一般,临时措手不及,但他们坐在里面,书房中灯光较亮,外面则是黝黑的,里面的人,当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这并不是老江湖的疏忽或者错误,而是他们都认为等到外面有警,再吹熄灯火也来得及。主要的还是托大了些,认为把旋风花说得如此神秘莫测,只是江湖传言失实,有他们四个人足可对付得了。哪知来人不但身法快,手法也是奇快无比,等到花格子窗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四个人已经同时霍地站起,但见一点黑影业已破窗射入。此人几乎算得十分精确,预料李天群听到声音一定会站起来的,因此那点黑影居然直向李天群当胸射来。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站在他左首前的万青峰反映也是不慢,右手抬处,长剑锵然出鞘,挥剑就朝那点黑影撩去。这一剑他虽然发得仓猝,但至少也有二四成力道。那知长剑和黑影乍然一接,只觉这点黑影虽然不大,但传到剑上的震力却强大无匹,那是一种旋转的震力。万青峰右腕剧震,长剑被一股大力推开,脚下浮动,人也被震得往后斜退了半步。这一下说来话长,其实只是电光右火般的事,李天群要待举掌劈出,都已不及,只听又是「啪」的一声,那点黑影不偏不倚射在他胸口上。李天群口中哼了一声,一个人登登登连退了三步之多,才被身后的墙壁挡住。直到此时,才从他身上跌落一朵紫红玫瑰花来。旋风花,果然是旋风花。霍天柱双目圆睁,他看得清楚,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急问道:「大哥,你没事吧?」李天群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一手掩胸,定了定神才道:「还……好……没有什幺?」霍天柱道:「三弟,你留在这里,照顾大哥,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三头六臂的人物。」话声出口,一手提着长剑,点足飞起,「砰」的一声冲破花格子窗,穿窗射出。万青峰做梦也想不到人家仅凭脱手飞出的一朵玫瑰花,居然把他长剑震歪,连人都会被震退半步,这是他万青峰出道以来,从未遇上过的事,一张老脸气得通红,口中长笑一声:「不错,万某也非得会会他不可。」不待李天群开口,跟踪霍天柱之后,也从花格子窗的破窟窿中穿射出去。再说从屋脊飞起的两条人影,一前一后掠出龙眠山庄,前面就是一片草地的广场。后面那人娇声喝道:「好个贼子,你还不给我站住?」一听声音,就知是个姑娘家。前面那人只是一路奔行,连头也没回。后面的姑娘本来和他只是衔尾追逐,相距不过数尺,现在已经落后一丈多了,心中一急,又大声喝道:「喂,你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前面那人没有回头,但他声音却传了过来:「姑娘追错人了。」后面的姑娘怒声道:「我怎幺会追错人,你……给我站住。」前面那人依然没有停步,说道:「姑娘要追的应该不是在下。」后面的姑娘道:「我要追的就是你,你站住,你跑不了的。」现在相距已在两丈外了,前面那人依然没有停下来。后面的姑娘又气又急,大声道:「你这贼子,难道你师傅只教你逃跑?有本领,你给我站住,逃算什幺人物?真连你师傅的脸都给你丢光了。」她追不上人家,就连他师傅都骂上了。前面那人因为她辱及师傅,不觉霍地停步,转过身来,愤然说道:「你说什幺?」后面的姑娘提气紧追,不防前面那人真会停了下来,两人不过只差了两丈多远,一个已经停下了,一个还紧追着掠上去,差点就撞到那人身上,姑娘家急忙刹住身子。两人这一面对了面,月光虽然暗淡,还是可以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前面那人,是个颀长的青衫少年,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极为英俊,看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这一站定下来,神色安详,两道目光清澈如电。后面那姑娘蛾眉凤目,瓜子脸,两条乌黑的发辫,分垂在鼓腾腾的胸前,年约二十左右。敢情这一阵工夫,追得太急了,此时胸脯起伏,还在娇喘,这姑娘当然就是李小云了。她和青衫少年四目相投,粉脸不自觉的飞起两片红云,挑着眉毛,问道:「你是什幺人,夜闯龙眠山庄,做什幺来的?」她对旋风花的事,一无所知。「在下只是路过……」青衫少年看了她一眼,接着道:「在下说过,姑娘可能追错了人。」「路过?」李小云披披嘴道:「我们庄子离大路有好一段路,你这话鬼才相信,哼,你一定有什幺企图,今晚不交代清楚,休想一走了之。」青衫少年剑眉微蹙,轻轻叹了口气道:「晚姑娘这般纠缠不清,可知耽误了我的事情……」话声甫落,突听有人大笑一声,横空飞来,泻落到两人之间,那是个子高瘦的霍天柱,手持连鞘长剑,目光一注,洪喝道:「好小子,你就是旋风花了,我还当是什幺三头六臂的人。」在他说话之时,万青峰也一手持着连鞘长剑,飘然赶来。李小云睁大双目,诧异的道:「二叔,他就是旋风花?」青衫少年暗暗攒着剑眉,昂首道:「在下不是旋风花。」这时由沉宏庆率领的八名庄丁,也急步从庄中赶了出来,把青衫少年围在中间。霍天柱怒声道:「你不是旋风花?你还想抵赖?」青衫少年道:「在下何曾抵赖?」李小云凝视着他,说道:「二叔,他说是过路的。」霍天柱洪笑一声道:「他刚潜入龙眠山庄,用旋风花偷袭大哥,会是过路的吗?」「啊。」李小云惊啊一声,娇叱道:「好啊,你用旋风花偷袭我爹,还说是过路的,原来你果然不是好人。」纤手一抬,呛得一声抽出长剑,朝青衫少年喝道:「你亮剑。」青衫少年并没亮剑,只是平静的道:「在下已经说过,不是旋风花,这是误会,你们不肯相信,这……这要在下怎幺说呢?」「你潜入龙眠山庄,偷袭我爹,还能是误会?」李小云手中长剑快指到他鼻子,冷哼道:「你再不拔剑,我可要不客气了。」霍天柱道:「小云,你不是他对手,还是二叔来,今晚非把他拿下不可。」李小云长剑已经出鞘,岂肯退下,扭头说道:「二叔,你老等一等,先让侄女和他动手,等我不敌,你老再出手不迟?」一面喝道:「你再不拔剑,我可要出手了。」青衫少年俊脸红了,气愤地道:「在下真的不是旋风花,你们到底要怎样才会相信呢?」李小云道:「多说无益,看剑。」唰的一剑朝青衫少年刺去。她刺是刺出去了,但看他依然没有拔剑的样子,剑势到得中途,不觉缓得一缓。缓得一缓者,没有出手那幺快而已,剑招还是刺了出去。青衫少年似是不愿和她动手,左肩微侧,左脚斜跨半步,便自避开。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校花的风采

3.0分

3.0分 风骚的班花

3.0分

3.0分 教师风流-风花雪月故事

3.0分

3.0分 教师风流-风花雪月故事

3.0分

3.0分 [雪月风花][未完]

3.0分

3.0分 校花的风采完

3.0分

3.0分 和一位风流少妇的风花雪月完

3.0分

3.0分 【雨雪风花】【作者:holdme1234】【完】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