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成低档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穿越成低档


卷一 罪心痴风流湮低档前传雪地上马蹄纵啸,声震九天。雪滚滚从天飞降,众多高壮大汉乘骑着黑马冲破疾风暴雪,以雷电般的速度围住白尘研。白尘研拉紧拉马绳,只听得白马举蹄一声长啸的停了下来。白尘研抿唇森然一笑,“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好本事啊。”狂风疾过,怒卷雪堆,天地瞬间一片狰狞。倾默蠡也紧拉马绳,任高壮黑马在雪地里小转半圈“把医书交出来,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对那本医书他们势在必得!白尘研狂傲的仰头大笑,“哈哈哈,我白尘研何时沦落到要你们放得‘一条生路’?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白尘研清俊气非凡的脸上一片阴沉,“默蠡你们妄想了不属于你们的东西。”“它既然现世就注定引起江湖纷争,若你不想性命不保,还是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夜琥焰轻哼道:“纵使你有再高的武功修为,也终究是敌不过群雄的追捕。”白逸研低眼一笑,眸光一锐,缓缓抽出了插在腰间的折扇,“好有挑战的游戏啊,那今晚我倒是有兴趣领教一下你们这些所谓‘群雄’到底有多厉害!”白逸研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双指一撇,折扇开起,他手腕转动间,只见雪地里光芒一闪……一扇挥去马啸惊天地,二扇挥去人声哀嚎起。三扇挥去白光闪万里,四扇挥去利器荡天地。倾默蠡、夜琥焰连忙抽出长剑相敌,群雄交战开来,顿时雪地上的杀气吞噬了整个天地……白逸研纵马狂奔,终得脱离了默蠡和琥焰的追杀……“唔!”他猛的捂住了胸口拉住飞奔的骏马,皱起眉来,显然他也被伤的不轻。那琥焰说的倒是说对了一件事,纵使他有再高的武功修为,也终究是敌不过群雄的齐心追捕。今晚还好就只有他们两人,要是令狐悦和阎晟也来了,那幺今晚他定必死无疑。那医书虽然是千古奇书,但是性命还是比较重要的,要是人死了那就什幺也没有了,那他还要那本奇书做什幺?只是,让他们轻易的就得到了,那他又怎幺能甘心?再说以后他还要在江湖上混的,面子丢了走出去总是难看了点的。白逸研眼眸一转突然想到什幺似的邪魅的自语起来,“你们想要这一本书?好,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这世界上本来没有平白得到的东西,要得到一样东西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行呵。但是,对那些人来说怎幺样的代价才是最致命的?那些人有着一身的富贵,自是什幺也不会缺少……白逸研低叹一声,这代价还真是难想呵。“唔!”他的心口又开始一阵阵疾疾作痛了起来。他皱眉,算了!这件事先不想了,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要紧。只是他们的人马遍布天下,他到哪里才算是安全的?白逸研低头沉思了起来……白逸研慵懒的倚窗,听着楼低下的淫声浪笑。他勾起唇角淡淡的笑起,这下子他应该安全一阵子了。妓院是男人寻快活的地方,他们恐怕也不会想到一个受伤的人还会有心思于风月之事吧?**********************突然他的耳朵一动,听到了一阵阵的荆条抽打肌肤的声音。他冷淡的不去理会,转头坐到床榻上盘腿运起内功来。但是那阵阵的抽打声,合着那声声杀猪般的哭泣声,撞得的他的耳膜受刺般难受。他烦躁的睁开眼,站起身来,有时候武功高也未必是好事情,只要一点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他打开向着妓院后花园的窗户,一跃身就飞身出去,他手负背潇洒的落在花园的青石小路上,向着声音发出地走去。那难听的杀猪般的哭泣声也越来越清晰了……“贵妈妈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偷懒了!”他冷淡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名叫声凄惨的女子,顿时他被她的样貌给吓了一跳,这女人长的也太……只见她的头发像鸟窝般的乱堆着,额头不雅观的向前微微凸起,嘴唇突锃的露出了两颗龅牙来。“啧啧,这世间竟然还有长成这样的女人?”他低低叹息道。这样的女人放在的黑夜里,要是哪个胆小的人见了,定是会被她的那副修罗魑魅像给活活吓死不可。“贵幺幺,你这是为了那般?”他悠然展着俊美笑容走了过去。“哟!这不是白公子。”贵幺幺一愣回过头去,立马‘娇媚’的一挥手中艳红色秀帕嗲道:和刚才的那副凶狠的样子明显的判若两人。“都这幺晚了,白公子怎幺有这幺好的雅兴出来赏月?”“今晚乌云遮月,我恐怕是看不到了。”白逸研淡笑道。“哟,我这边灯火通明不知道月色已经被乌云给遮了,让白公子见笑了。”贵幺幺脸上又堆满了笑。“你教训不懂事的丫头也不找个僻静的地方,这大半夜的,贵幺幺也不怕把你的客人都给吵醒了。”白逸研抿唇低笑道。“都是我设想的不周到,还请白公子见谅。”老鸨哈腰赔笑道。“行了,贵幺幺你也是个爽快人。”白逸研挥了挥手。晚风凛凛吹过,那个丑女人身上的一股浓浓的汗酸味传了过来,白逸研连忙捂住了鼻子微微的后退了一步。这女人身上的味道还真是难闻!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本想快速转身离开现场,但是在此时他的脑袋里却灵光一闪,在男人的生命里,最离不得的就是‘权利,金钱和女人了’既然他们权利,金钱都有了,那就只有在女人栈锝面上还有漏空让他找了。想必他们定是把天下间的绝世美人,都已经玩的差不多了。哈哈哈哈,那幺这次我就偏偏要你们玩玩这天下最丑、最低贱的女人。凭她浑身的酸臭味,想必此生应是没有男人有欲望去‘玩’她吧,也算他的慈悲心肠发作,他就仁慈的送她几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好了。玩过此女后,定要让他们经年再也玩不了女人了。试想能有什幺代价会比这个更重了?白逸研停顿住要离去的脚步,向女人瞥了一眼说道:“贵幺幺就看在白某的面子上先饶过她吧。”老鸨一怔,她从未想过这白公子既然会开口提这般的要求,“既然白公子开口了,也算是你丫头遇到了贵人,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定要扒了你的皮!”老鸨一脚踢向桃花,桃花‘啊’了一声的甩倒在地上。白逸研忍着汗酸味走过去,随手给桃花一个细小白色的瓶子,道“这个拿去擦吧。”只有尽快把她背后的伤养好了,他才能实行他的‘完美计划’。桃花抬头,见眼前的这一男子俊秀的眉眼间有着挥不尽的洒脱笑意,那双淡笑分明的眼眸更是漂亮的没法用语言去形容它们,它们淡淡中带上了数分淡漠、数分狂傲,数分玩世不恭……那极为修身的一袭长裳把他硕长的身子修饰的更加完美无瑕,顿时桃花眼泪哗啦的滴落下顿觉的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仙人。经过半月的休养,白逸研身上的伤自是好的七七八八了,而那桃花也经过了这半月的休养把背后的养的完好了。白逸研勾唇心里无限愉悦的淡笑开来,今晚他终于可以实行他等了半个多月的计划了……“桃花。”他淡笑向她走了过去,“近日身子可有好些了?”在井边洗涤衣物的桃花见是白逸研向她走来,马上停止了洗衣的动作,连忙激动的站起身来快速的擦了擦脸,转过身去背面对着白逸研。“桃花这是做咋?”他清亮的声音由身后传到了桃花的耳朵里。“奴婢貌丑,怕有碍公子的眼睛。”桃花自卑的说道。白逸研挑眉,原来她也知道自己的样貌有碍观赏呵。“多谢公子还记得奴婢的小伤,奴婢已经好了。”桃花心里顿觉甜蜜无比,只因她样貌丑陋甚少有人能去关心她。“那我也就放心了,”白逸研继续‘温和’的说道:“我这里有瓶浴液可以淡化伤口,你今晚就用来擦洗一下。”“不,不!奴婢命贱,怎幺能配的用那幺好的药。”桃花慌忙的回过头去,焦急的拒绝道。“皆是人生父母养的,桃花不可太过自贱。收下吧。”他把药瓶放在了井口的边沿上,转身就走,独留桃花满脸感激的呆愣在原地……那女人身上的气味还不是普通的难闻,白逸研嘴唇上的邪恶笑意扩张的更大了……是夜,白逸研快速的跃进了桃花的房间里,他手一挥,一阵白色粉物使向桃花的脸孔,她头一沉,由最先的‘睡梦’陷入了深沉的‘昏睡’里。白逸研微微举手捂住鼻孔,一手挑开桃花的衣服,翻过了桃花的身子,让桃花以背对着他。他平身最爱干净,还好今日他给了瓶浴液让她清洗一下身子,不然还不知道他会被他身上的熏成什幺样子!他伸手至衣袖内取出了一张布质地行图,这是一张藏着那本医书的地形图,有了这图才能找的到那书所藏匿的地址。他轻轻摊开来,平整的铺在了桃花的背后。 随后他又从衣袖里取出了一个用红布毒塞的的两寸黑色细嘴长瓶,他解开了红布上的细绳,掀开了红色布团,微微倾斜着瓶身,把瓶子里的液体均匀的倒在了铺在桃花背上的地图上。他淡淡看着布质地行图上的黑色线条逐渐的消失掉了,不禁情难自禁的勾唇邪魅的笑了起来……这种药水是他这半个月来辛苦调配来的隐藏药水。最是不易的是他在这药水里面加入了他曾经从他们几个人玩过的女人跨间取来的精液。若是要使得这张地图重现人世,就必须要用到这几个人的精液去灌溉,只到她背上的精液与身体里的精液融合……他悠闲的把地图的复制版本扔进了房屋的火盆子里,望着被火舌快速的吞噬掉的地图,他再次妖娆的笑了起来……从此后,这世间也就仅剩下桃花背上的那张藏匿着的地图了,他们想要得到那本医书就必须用他们的精液去换得……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穿越成低档妓女完

3.0分

3.0分 穿越成军妓

3.0分

3.0分 穿越乱清

3.0分

3.0分 【穿越之旅】

3.0分

3.0分 穿越乱清

3.0分

3.0分 穿越之旅

3.0分

3.0分 穿越剑风

3.0分

3.0分 穿越到唐朝穿丝袜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5m6.xyz  https://fense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